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方敬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6-13 23:14:53   浏览次数:120

   方敬(1914-1996),重庆万州区人,生于1914年。著名诗人、散文家、文学翻译家、教育家。早年就读于北京大学外语系,加入中国共产党,从事地下斗争。30年代开始创作诗文,利用文艺开展抗日救亡和反内战活动。历任中学英语教师,贵州大学讲师、副教授,重庆女子师范学院、相辉学院、重庆大学、重庆师范学院(西南大学前身之一)教授、《西南文艺》、《红岩》编委等。解放后一直在西南师范学院(西南大学前身之一)担任领导职务(教务长、副校长、党委副书记等)兼教授,主持教学和科研工作。同时长期担任四川省文联和作协副主席,重庆市文联和作协主席,中国作协顾问,重庆市多届人大代表。

  1933年方敬入北京大学外语系学习。毕业后,从事外语教学和外国文学的研究、翻译工作。1934年开始发表作品,利用文艺开展抗日救亡和反内战活动。1938年加入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先后参加编辑《工作》半月刊、《时代周报》和《大刚报》文艺副刊。195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先后出版的著作有:诗集《雨景》、《声音》、《行吟的歌》、《受难者的短曲》、《拾穗集》、《花的种子》、《飞鸟的影子》、《馈赠》等八集;散文集《风尘集》、《保护色》、《生之胜利》、《记忆与忘却》、《花环集》、《何其芳散记》(与何频伽合著)等七集,还出版了不少杂著,如序跋、回忆录和评论文章等。翻译出版的有托尔斯泰的《家庭幸福》、《伊凡·伊里奇之死》,狄更新的《圣诞欢歌》等中篇小说和不少外国诗歌、散文、短篇小说。曾先后获四川省和重庆市的文学奖。部分诗文作品被译成英、俄、日文流传海外和被编入海内外多种选本。

  

  

  方敬的诗

  

  

  

  雨景

  

  薄暮的雨声在搪前,

  在倚门人的心上。

  他是怅惘了,

  像送走一个远游客,

  又像在等候着谁。

  聪明的流浪子,

  该停下了,

  撑开旧时的油纸伞,

  仿佛归了家,

  一件风尘的薄衫,

  沾染几处的雨点。

  他早听熟了异乡的雨声,

  倚门人却看厌了,

  西天的晚云。

  

  

  丰收

  

  九月的田野,

  一片金黄的柔波里,

  起伏着灰色的背影。

  多少熟悉于枪杆的

  粗壮的手

  正在运用着镰刀,

  一排排甘香的稻茎

  欢语着丰收。

  

  俯下身子去,

  亲近这土地,爱这土地,

  流一滴生产的汗,

  去安慰养育我们好多代的

  大地母亲。

  

  多少这样肥美的土地

  已先后沦为战区,

  多少熟悉于镰刀的

  粗壮的手

  正在扳拨着枪机,

  冲锋的战号

  捷报着丰收。

  

  跪下,卧倒,

  亲近这土地,爱这土地,

  流一滴战斗的血,

  去安慰养育我们好多代的

  大地母亲。

  

  

  朗诵

  

  把一杯诗的春醪饮尽,

  含情的星芒,绣花的针,

  敛情的月辉,绣花的线,

  以你的美声细细牵引,

  回环萦曲巧织夜景,

  一个美女甜梦里的欢欣。

  

  诗写在夜色的波纹纸上,

  光的字,光的诗行,山灯河星,

  比诗和自然更使人醉心,

  听不尽袅袅弦外之音。

  是啊,歌词往往附丽于乐曲,

  朗诵的润色,诗永不忘情。

  

  你的朗诵是美梦的眼睛,

  你的朗诵是黎明的足音。

  

  

  阴天

  

  忧郁的宽帽檐

  使我的日子都是阴天。

  

  是快下久旱的雨?

  是快飘纷纷的雪?

  我想学一只倦鸟

  驮着低沉的天色

  飞到温暖的阳光里。

  

  我要走过一块空地

  去访我的朋友,

  我要到浓荫下

  去访我亲切的记忆,

  我是夏天的梦者。

  

  忧郁的宽檐帽

  使我所有的日子都是阴天。

  

  

  一支歌

  

  多少年我心里唱着一支歌,

  但一到口边歌声便沉默,

  也许无人知道我的心意,

  我也不晓得别人心想什么。

  

  后来我才发现在别人心里,

  也有我心里那样一支歌,

  他们也同样唱不出声,

  彼此的歌声却在心里应和。

  

  今天,我们不仅同声唱出

  那支深藏在心头的歌,

  从我们郁结的心里,

  顿时迸出一团烈火。

  

  今天,我们不禁同声唱出

  那首深藏在心里的歌,

  黑夜逝去,黎明来临,

  群鸟欢唱着飞出了窝。

  

  我爱那支真理的歌,

  爱得那么深,唱得那么快活,

  欢唱坚持对真理的忠贞,

  欢唱正义终于战胜邪恶。

  

  我们永唱那支真理的歌,

  越唱越爱,越唱越嘹亮,

  欢唱解放了歌喉,

  歌喉放声歌唱解放。

  

  







上一篇:何植三    下一篇:鱼鱼的诗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