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严辰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6-13 16:00:13   浏览次数:98

   严辰(19142003),笔名厂民,原名严汉民。江苏武进人。中共党员。1933年毕业于上海正风文学院文学系。曾任国立编译馆编审。1941年参加革命工作,历任延安文艺界抗敌协会、鲁迅艺术文学院研究室和中央党校四部创作员、教师,华北联合大学、华北大学文学系教师,中国作家协会专业作家,《人民文学》副主编,《新观察》主编,黑龙江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第三、四届理事,中国作家协会第五届名誉委员,《诗刊》主编、顾问,1934年开始发表作品。194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诗集《唱给延河》、《生命的春天》、《小沈庄》、《朝鲜在战斗》、《风雪情怀》、《迎新曲》、《英雄与孩子》、《同一片云彩下》、《繁星集》、《少丹集》、《青青的林子》、《严辰诗选》、《黑海的帆》、《严辰诗歌六十年》、《春满天涯》、《战斗的旗》、《晨星集》、《最好的玫瑰》、《红岸》、《红霞集》、《玫瑰与石竹》,报告文学集《光荣的岗位》、《时代新人》(合作)、《信天游选》、《民歌选集》,电影纪录片撰稿《英雄战胜北大荒》等。

  

  

  严辰的诗

  

  

  

  侧关尼

  

  无边的寂寞,是你的家,

  蜘蛛的长丝,做你的袈裟,

  在这冷酷的洞窟里——

  青春的花,无声地萎谢。

  

  十二个香洞,注定了你的命运;

  念珠的循环中,滑过

  沉长的,沉长的时辰;

  求菩萨,保佑你长生。

  

  华严经,是你不移的宪法;

  破木鱼,是你生命的慰藉;

  蚤子成群地在身上打滚,

  是你的慈悲,小小的生命。

  

  你的脸,是一潭静止的死水,

  永远地,泛不起微笑的涟漪;

  或许你有小窗般大的希望,

  可也寂寞地死了,在寂寞的洞窟里。

  

  (选自:《现代》1934年第5卷第2期)

  

  

  我来了

  

  我来了,

  像一只大雁,

  带着热情的歌唱,

  从荒凉无边的沙漠,

  穿过万里长空,

  来到伙伴们生动活跃的队伍里。

  

  我来了,

  像山谷里流出的

  一支清冷的泉水,

  跳过岩石,冲过堤坝,

  经过小河,经过大江,

  奔流到广阔的

  波涛汹涌的海洋。

  

  我来了,

  像一个飘泊的流浪人,

  跨过饥寒的道路,

  跨过被迫害的道路,

  跨过侮辱和残暴

  所铺成的艰险的道路,

  含着一把辛酸泪投进了慈母的怀抱……

  

  我来了,

  带着长久的相思,

  长久的爱慕。

  

  我来了,

  带着默默的骄傲,

  和发自心底的

  不可遏止的欢笑……

  

  我来了!

  

  

  雪落满黑色的大的大氅

  ——普希金纪念像前

  

  雪落满你黑色的大的大氅,

  雪落满你黑色的大的两鬓;

  低着头你沉思什么?

  竟忘记了冬夜彻骨的寒冷!

  

  在回忆高加索的流浪生活?

  或者怀念乡间别墅秋天的黄昏?

  一个新的火花在眼前闪耀,

  一种新的思潮在胸中沸腾。

  

  谁在你的脚边呈献一束鲜花?

  带着悠远的芳香无限的尊敬:

  是温柔的泰姬雅娜?

  是有了自己祖国的茨冈人?

  

  你的预言早已实现,

  全俄罗斯响遍你的七弦琴;

  它超越了时间和空间,

  飞过一个国境又一个国境。

  

  你将不会感到寂寞,

  到处有你的读者,你的知音;

  陪尽你度尽这寒夜的,

  还有远方来的异国的诗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