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翼 -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 诗人联盟
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雁翼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6-13 12:20:58   浏览次数:118

   雁翼(1927-2009),原名颜洪林,河北省馆陶县人。1942年参加八路军,1949年开始写诗,曾任《星星》诗刊、《四川文学》主编。

  

  雁翼共发表出版著作六十六部集,其中长短诗集《东平湖的鸟声》、《紫燕传》、《雁翼抒情诗选》、《雁翼儿童诗选》、《雁翼诗选》、《花之恋》、《爱的思索》等六十四部。诗论集《诗的信仰》、《诗与美随笔》二部。小说散文集《范蠡与西施》、《子夜灯影》、《作家的童年》、《黄河红帆》、《囚徒手记》等十部。多幕话剧本《风雪剑》、《船在风浪中》二部。电影文学剧本被拍摄成电影的有《十月风云》、《元帅与士兵》、《古越轶事》、《黄河少年》、《开山的人》、《灯》、《山城雪》、《洁白的雪野》等八部。

  

  

  雁翼的诗

  

  

  

  乡梦

  

  梦里,母亲的坟,馒头形的一堆黄土,

  无限的扩大着,

  包括坟上的草,草间的花。

  

  我自己却缩小了,缩成了娃娃,

  一丝不挂,

  在母亲胸脯上爬。

  

  是寻找奶吃吗?

  那草那花上的露水珠儿,

  滴进了我的嘴,好甜好香呀!

  

  

  

  

  也许,是可怜那窗外雪花的孤胆单,

  屋里的炉火也开了花,紫蓝紫蓝。

  也许,在我睡熟了的时候,

  火花和雪花进行了甜蜜的会面,

  你看,玻璃窗叶上还留着,

  它们的唇印几点,笑影几片……

  

  

  题给一棵桃树

  

  我出征的时候,你才刚刚发芽,

  在我们相别的日子里,你已经长大。

  今天,我看见你满树的红红的果实,

  我怎能够不含泪想起她。

  记得,在一个初春的早晨,

  我们共同把你——蜜桃的种子埋下,

  希望我们的幸福,象你一样天天生长,

  希望我们的爱情,象你一样结果开花。

  

  就在你刚刚钻出土层的那天晚上,

  敌人用排炮把我的故乡轰炸,

  我带着仇恨和爱情奔向战场,

  她怀着坚强的信念留在家乡。

  

  战壕的夜里,我在天空寻找她的眼睛,

  多少个冲锋后的梦里,我与她见面、说话。

  今天,我胜利地回来了,桃树呀,

  只见你美丽的身姿,却看不见她。

  

  桃树啊,请告诉我,我的爱人

  怎样地为你浇水、拔草?

  她又是怎样地为保卫你和故乡,

  抡起扁担,猛力向敌人劈打!

  

  当匪徒第二次向她扑来,

  她又是怎样用剪刀,把匪徒的眼睛刺瞎!

  当匪徒向她发出那致命的一击,

  那罪恶的铅弹呀!是不是使她立即倒下?

  

  啊桃树,请告诉我,她倒下的时候,

  托你给我留下了什么话吗?

  不要只望着我的眼睛发呆,

  亲爱的桃树,你说吧,说呀!

  

  她把忠诚的爱情献给了故乡,

  她美丽的身体,就在你的身边埋下,

  桃树呵,你能不能将我的爱人唤醒,

  你能不能代替我的爱人说话……

  

  

  致馆陶

  

  我又来了,又来了

  穿过万里的风云,

  从遥远的开花的南方,

  来探望你卫河岸上的小镇。

  

  我常常凝望着地图,

  久久思忖,

  那如麦粒一般大的黑点呀,

  给了我多少的欢欣。

  

  我又来了,又来了,

  忍不住喜泪滚滚,

  你又变了,又变了,

  变得叫我更加醉心,

  一条新的大街,

  伴着更新的人,

  多少新的树呀,

  争着去做梁做柱!

  

  我又来了,又来了,

  是什么扭着我的心!

  呵,你送去了多少儿女,

  去推动革命的车轮,

  有的常常回来,

  带给你远方的喜讯,

  有的呵,不再回来了,

  为了后代的子孙……

  

  我又来了,又来了,

  我的亲爱的母亲,

  为了把你的思念,

  加重、加深,

  为了爱呀,

  也为了恨,

  来了,我又要回去,

  把磨利的匕首投向敌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