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徐迟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23:36:48   浏览次数:105

   徐迟(19141996),原名商寿,浙江吴兴人。诗人、散文家和评论家。198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世纪30年代开始写诗。抗战爆发后,曾与戴望舒、叶君健合编《中国作家》,协助郭沫若编辑《中原》。新中国成立后,曾任《人民中国》编辑、《诗刊》副主编、《外国文学研究》主编。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奔赴前方采访,写出了许多战地通讯和特写。新时期,曾任中国作协理事、湖北省文联副主席。

  

  1936年,上海时代图书公司出版诗集《二十岁的人》。

  194110月,在桂林白虹书店出版诗集《最强音》。

  194211月,在桂林《诗创作》发表长诗《一代一代又一代》

  19574月,在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美丽,神奇,丰富》。

  19587月,在作家出版社出版诗集《共和国的歌》。

  

  徐迟的诗

  

  

  苕霅的溪水上

  

  苕霅的溪水上,

  荻芦的塘岸,

  故乡的竹篱,

  短墙上繁茂着牵牛花——

  圣杯与承露的瓶啊。

  

  江南的帆樯

  航行着的运河线上,

  虽然是暗黑,空虚的大,

  然而可爱的是

  从祖父传下来的屋宇。

  

  七十二峰的太湖的风,

  风吹着,

  水田,桑林,祠庙与屋宇,

  在故乡的住处,

  感情与诗奇怪地融合了。

  

  东栅,吊桥湾,洗粉兜,

  有那样昳丽的名字的地方,

  水车与芙蓉鸟唱着俚俗的歌谣呢。

  

  兴啊福啊的小桥与小巷,

  平和的象征,静穆的长廊,

  我的恋的指南针是向着这里的。

  

  小姐们衣着辑里村的盛誉的丝,

  幸福的地图上,恋的生地与归宿,

  何况是晴和的春秋佳日?

  

  我骄傲苕霅的溪水上的故乡,

  这是我的生地,我的慈母的生地,

  而现在又是,在那肥腴的土地上,

  栽下着我的恋了。

  

  (选自:《二十岁人》,上海时代图书公司1936年版)

  

  

  

  江南

  

  火车在雨下飞奔,

  车窗上都是水珠,

  模糊了窗外景色。

  火车车窗是最好的画框,

  如果里面是春雨江南,

  那就是世界上最好的画。

  清明之后,谷雨之前,

  江南田野上的油菜花,

  一直伸展到天边。

  只有小桥、河流切断它,

  只有麦田和紫云英变换它,

  油菜花伸展到下一站,下一站。

  透过最好的画框,

  江南旋转着身子,

  让我们从后影看到前身。

  

  1949

  

  

  献诗

  

  树林下,还有湖沼和路,

  光亮的枪膛拂过了树叶子,

  树叶子和水波。

  跋涉过这个青山绿水,

  入夜就可以安置在最前面了。

  淡的云海里和微雾的地平面上,

  繁星和子弹,都是鱼,

  一种的光亮的小鱼吗?

  游来游去的。

  怎样会不美丽,在战场上,

  侵略者和一个被侵略的土地,

  怎不在相形之下丑美悬殊呢?

  虽然是战场,

  并且,是自从X军侵境以来一年不止,

  我们的秀丽的村镇城市,

  小脉河流,在我们中间入睡。

  所以我们守卫着我们:

  肉体,灵魂和意志,欢快的,勇敢的,

  黎明时我们为接受一个新的日子,

  要给X军冲刺过去了。

  让血像水花的飞溅,

  我们的活泼像鱼,

  我们向光荣的日子游泳过去,

  我们是在光荣的日子里游泳。

  我们有个恋爱,我们是死的恋人,

  我们和死有了一个婚姻,

  她已有一个孕育,

  这便是新的中国。

  

  

  芒崖

  

  阳光照耀芒崖,

  一座帐篷城市,

  拓荒者居住在这里,

  在美丽的理想中。

  千百个帐篷,

  像白色的羊群紧埃着,

  后面高高耸雪峰,

  像白发苍苍的牧人。

  突然大风卷起砂石滚滚而来,

  震撼这城市,

  但是它早已经受考验。

  风砂遮去了雪峰、阳光,

  天昏地黑,

  却遮不去倏然点亮的几千盏电灯。

  

  我们冒风砂跑着回来,

  回到了家,

  饱餐一顿之后,

  热水淋浴洗掉风砂。

  浴罢,

  谈起计划中登昆仑山雪峰,

  猎野马,看地形,

  准备向它大进军。

  

  

  大柴旦

  

  三月里的大柴旦,

  只是一个骆驼站,

  居民寥寥,像早晨的星星,

  过路的行脚稀少。

  

  四月里来了个地质队,

  五月发现了宝藏,

  宝藏放射灿烂的光芒,

  震动了青海、北京。

  

  六月建立起帐篷城,

  七月航测铁路线,

  八月开始建瓦房,

  要建个六十万人的大柴旦。

  

  

  柴达木

  

  柴达木上空的穹窿,

  笼罩荒凉的盆地;

  柴达木地下的穹窿,

  却富丽无比。

  

  像一坛又一坛美酒,

  埋在深深的地窖。

  柴达木地下,无数

  穹窿形的石油构造。

  

  柴达木地下的穹窿,

  是喷射油泉的彩虹,

  明天,炼厂、石油城,

  将照红上空的穹窿。

  

  

  都会的满月

  

  写着罗马字的

  I II III IV V VI VII VIII IX X XI XII

  代表的十二个星;

  绕着一圈齿轮。

  

  夜夜的满月,立体的平面的机体。

  贴在摩天楼的塔上的满月。

  另一座摩天楼低俯下的都会的满月。

  

  短针一样的人,

  长针一样的影子,

  偶或望一望都会的满月的表面。

  

  知道了都会的满月的浮载的哲理,

  知道了时刻之分,

  明月与灯与钟兼有了。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