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殷夫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23:24:12   浏览次数:88

   殷夫(19101931),浙江象山人。原名徐白,谱名孝杰,小名徐柏庭,学名徐祖华,又名白莽。读书时先后用过徐白、徐文雄(字之白)等学名,笔名有徐殷夫、白莽、文雄白、任夫、殷孚、沙菲、沙洛、洛夫、Lven等,是继郭沫若、蒋光慈之后,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又一位重要的革命诗人。

  主要作品有《孩儿塔》《殷夫选集》《殷夫集》《别了,哥哥》《血字》《伏尔加的黑浪》《一百零七个》,同时,他还在《列宁青年》杂志上发表了许多政论性文章。

  

  

  殷夫的诗

  

  

  

  孩儿塔

  

  孩儿塔哟,你是稚骨的故宫,

  伫立于这漠茫的平旷,

  倾听晚风无依的悲诉,

  谐和着鸦队的合唱!

  呵!你是幼弱灵魂的居处,

  你是被遗忘者的故乡。

  

  白荆花低开旁周,

  灵芝草暗覆着幽幽私道,

  地线上停凝着风车巨轮,

  淡曼曼天空没有风暴;

  这哟,这和平无奈的世界,

  北欧的悲雾永久地笼罩。

  

  你们为世遗忘的小幽魂,

  天使的清泪洗涤心的创痕;

  哟,你们有你们人生和情热,

  也有生的歌颂,未来的花底憧憬。

  

  只是你们已被世界遗忘,

  你们的呼喊已无迹留,

  狐的高鸣,和狼的狂唱,

  纯洁的哭泣只暗绕莽沟。

  

  你们的小手空空,

  指上只牵挂了你母亲的愁情,

  夜静,月斜,风停了微嘘,

  不睡的慈母暗送她的叹声。

  

  幽灵哟,发扬你们没字的歌唱,

  使那荆花悸颤,灵芝低回,

  远的溪流凝住轻泣,

  黑衣的先知者蓦然飞开。

  

  幽灵哟,把黝绿的林火聚合,

  照着死的平漠,暗的道路,

  引主无辜的旅人伫足,

  说:此处飞舞着一盏鬼火……

  

  

  我们初次见面

  

  我们初次见面,

  在那个窗的底下,

  毵毵的绿柳碎扰金阳,

  我们互看着地面羞羞的握手。

  

  我记得,我偷看看你的眼睛,

  阴暗的瞳子传着你的精神。

  你是一个英勇的灵魂,

  奋斗的情绪刻在你的眉心。

  

  我记得,我望望你的面颊,

  瘠瘦的两颊带着憔悴的苍白,

  但你的颧下还染着微红,

  你是,一个年青、奋发。

  

  我记得,我瞧见你的头发,

  浓黑的光彩表征了你丰富的情热,

  我这般默默地观察,

  我自此在心中印下你的价格。

  

  19285

  

  

  给——

  

  冷风刮过你的面颊,

  我只低头凝思,

  你呜咽着向我诉说,

  但天哟,这是最后一次。

  

  死的心弦不能作青春的奏鸣,

  凝定的血液难叫它热烈的沸腾,

  我今天,好友,告别你,

  秋日的寒风要吹灭了深空孤星。

  

  我没有眼泪来倍加你的伤心,

  我没有热情来慰问你的孤零,

  没有握手和接吻,

  我不敢、不忍亦不能。

  

  请别为我啜泣,

  我委之深壑无惜,

  把你眼光注视光明前途,

  勇敢!不用叹息!

  

  19281031

  

  

  

  

  我的心是死了,不复动弹,

  过往的青春美梦今后难再,

  我的心停滞,不再奔驰,

  红的枫叶报道秋光老衰,

  

  我用死灰般的诗句送葬尸骸,

  我的心口已奔涌不出光彩灿烂。

  猫头鹰,听,在深夜孤泣,

  我最后的泪珠雨样飞散......

  

  192811月西寺

  

  

  归来

  

  归来哟,我的热情,

  在我胸中燃焚,

  青春的狂悖吧!

  革命的赤忱吧!

  我,我都无限饥馑!

  

  归来哟!我的热情,

  回复我已过的生命:——

  尽日是工作与兴奋,

  每夜是红花的梦影!

  回归哟!来占我空心!

  

  192811月西寺

  

  

  写给一位姑娘

  

  姑娘,叫我怎样回信?

  我为何不交你以我的心?

  但是哟,看过去在它刻上伤痕,

  伤痕中还开着血花盈盈。

  

  死去是我寂寞的青春,

  青春不曾留我一丝云影,

  不曾有过握手,谈心,

  也没有过吻染脂粉。

  

  我现下是孤凄地流泪,

  无限的前面是不测的黑暗,

  过去的生命剪去了十九年,

  人生的秘密不曾探得一线!

  

  这却是上帝的公平,

  也是造物主的普慈婆心,

  因为我,我是那么畸零,

  火样的热情只能自焚。

  

  我知足地,不生妄求,

  虚伪的矜持代替着抖擞,

  人生的性是不死的魔头,

  在清夜不禁叹声偷漏。

  

  我何曾不希求玫瑰花房甜的酒,

  我看见花影也会发抖,

  只全能者未给我圣手,

  我只有,只有孤守。

  姑娘,原谅我这罪人,

  我不能接受你的深情,

  我祝福着你的灵魂,

  并愿你幸福早享趁着青春。

  

  我不是清高的诗人,

  我在荆棘上消磨我的生命,

  把血流入黄浦江心,

  或把颈皮送向自握的刀吻。

  

  1929年春  流浪中

  

  







上一篇:陈辉    下一篇:徐迟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