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蒲风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22:58:35   浏览次数:187

   蒲风(19111942),广东梅县人,原名黄日华,曾用名黄浦芳、黄飘霞(1935年在日本自费印《六月流火》时署名)等,常用笔名蒲风(三十年代起,见署《新诗歌》、《文学》、《光明》等)。191199日出生于广东梅州市梅县区隆文乡坑美村的一个贫农家庭。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加人中国共产党。1938年春第二次国共合作时期,受中共组织派遣,到国民党陆军154922团任上尉书记。1940年秋参加新四军,曾任皖南文联(当时称“总文抗”)副主任等职。在艰苦的环境中,他一手拿笔,一手拿枪,随军转战,坚持抗日。1942813日因病去世于安徽天长,年31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其英名刻在皖南新四军烈士纪念碑上。

  著有《现代中国诗坛》、《抗战诗歌讲话》、《茫茫夜》、《生活》、《黑陋的角落里》、《抗战三部曲》等论著及诗集。

  

  

  蒲风的诗

  

  

  

  母亲

  

  苏银英,止住你泉水般的泪,

  这难道是哭泣的时候吗?

  谁的儿子不是为着自己的政权,

  谁让你记起你就是死者的妈妈?

  听着,这是我们队长的命令:

  今晚日寇将有顽强的袭击,

  我们准备钢铁般的抗拒!

  我们的戈矛队正应当显显身手哩!

  苏银英,快快止住你悲哀的泪吧!

  来,你来和大家合在一起,

  我们来准备新的突击;

  回头,你将看见我们业已救起

  无数万的小兄弟,

  他们正是我们的孩子,

  一样的需要我们的抚慰哩!

  ——来吧,干吗要这样的伤心?

  被杀了儿子还不够,

  又要自己哭坏自己吗?

  呵!可敬爱的苏银英:

  三个孩子,二个

  业已为自己的政府牺牲了生命,

  你正是光荣的母亲哪!

  

  

  我的思念在大海东

  

  我的思念在大海东,

  大海茫茫,

  水天交界处太阳火般红。

  我日日夜夜牵挂她,

  忧愁,伤悲,苦难……

  —— 我都咽下在心中。

  非她不爱我,

  实因压迫重重又重重。

  礼教的束缚,

  殖民地的奴隶教养……

  片刻打不起浪涛的汹汹,

  也许她将永在大海东,

  犹如太阳,

  她朝朝照耀得我心通红。

  我戴着太阳走我的路,

  不怕艰难和险阻,

  她心在我心,我心长英勇!

  我是真理之子,

  真理长在我心中。

  那怕瘴氛横阻大海东;

  我要用大炮轰去一切氛和雾,

  我要用热情、教养去扫荡那蛮风!

  但是,云涛滚滚,

  踏着铁的飞轮,

  她也许会横过太空:

  我是地球,

  太阳永远亲近着真理的孩子,

  快快呀,快快呀,朝西蠕动。

  

  选自一九三七年二月上海诗歌

  

  

  扑灯蛾

  

  熊熊的火焰在燃烧,

  无数的扑灯蛾齐向火焰中扑跳;

  ——先先后后,

  没有一个要想退走!哦!你渺小的扑灯蛾哟!

  难道你不知道这烈火会把你烧?

  难道你不曾看见

  许许多多的同伴已在火中烧焦?

  为着坚持自己的目标奋斗到底,

  ——不怕死!

  为着不忍苟全一己的生命,

  ——不怕死!

  扑灯蛾!扑灯蛾!

  是否你们因此而继续

  不断地投在火焰里?

  熊熊的火焰在燃烧,

  无数的扑灯蛾已在火中烧焦!

  先先后后,没有一个要想退走!

  啊啊!它们没有一个要想退走!

  

  

  武装田地山河

  

  不要冷视了它们,

  让我们来武装田地山河;

  都会城市是田地山河的儿子,

  无条件地让它们也来共枕干戈。

  在那矮鬼的侵略蹂躏中,

  受痛苦的不光是你和我:

  在东北,在淞沪,

  山河为了敌人的大炮,舰艇,飞机,

  曾日夜喘息;

  青青的田地

  曾突的变作长长的战壕;

  省会,城市变作了废墟,

  商店,民房,学校燃起过烈火。

  ——醒醒吧,

  为敌人而怒吼的不光是我们的心,

  我们要来武装都会和城市,

  我们更要武装一切田地和山河!

  

  

  咆哮

  

  旋风吹过高山,原野,沟壑,

  潜进村落,

  在平原,田野,森林上

  疾驰,奔走。

  稻草上显现出那急速的浪波,

  森林里独有那号号然的战歌。

  昔日是那卑贱的一群,

  终日低头曲背为人作嫁衣裳,

  今天,他们都有新的觉醒:

  ——他们相信自己的伟大力量!

  他们的力量足把世界推翻,

  只有他们才能创造自己的幸福乡。

  闪闪的刀,尖尖的戈,

  各种耀目的利器,

  ×帜(注:日军太阳旗的意思)浴在日光里,

  无数万的褴褛群在跃动。

  一切都是蓬勃,蓬勃生气,

  他们每一个

  都像长城的任何一块砖,

  他们一个一个的

  就连成一座铁的长城,

  他们要用自己的力量

  来维护他们自己的土地。

  敌人的飞机,炮弹在头上飞,

  但敌人终究不能

  占领他们的土地一分一厘。

  这里,每一亩土地都会咆哮,

  足使敌人丧胆;

  这里,每一座森林都会唱出战歌,

  顿增他们杀敌的勇敢。

  这咆哮的旋风吹过山岭,原野,

  潜进每一村落,

  每一村落的人们,

  每一方村落里的土地都在咆哮,

  各村落的森林的战歌

  日夜都在互相唱和!

  

  







上一篇:田间    下一篇:陈辉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