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田间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22:54:01   浏览次数:120

   田间 (19161985),原名童天鉴,安徽省无为县开城镇羊山人,著名诗人。田间的诗形式多样,信天游、新格律体、自由体都有尝试。在新诗的民族化、大众化方面,他作过一些探索,以平朴的描述和激昂的呼唤形成了明快质朴的风格。其诗作《假使我们不去打仗》传遍全国,被闻一多称为“擂鼓诗人”、“时代的鼓手”。

  

  出版的诗集有《未名集》(1935)、《中国牧歌》(1936)、《中国农村的故事》(1936)、《呈在大风沙里奔走的岗卫们》(1938)、《给战斗者》(1943)、《她也要杀人》(1947)、《赶车传》(1949)、《田间诗抄》(1959)、《非洲游记》(1964)、《清明》(1978)、《青春中国》(1984)等。

  

  田间的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假使我们不去打仗,

  敌人用刺刀

  杀死了我们,

  还要用手指着我们骨头说:

  “看,

  这是奴隶!”

  

  

  自由,向我们来了

  

  悲哀的

  种族,

  我们必需战争呵!

  九月的窗外,

  亚细亚的

  田野上,

  自由呵——

  从血的那边,

  从兄弟尸骸的那边,

  向我们来了,

  像暴风雨,

  像海燕。

  

  

  给战斗者

  

  在没有灯光

  没有热气的晚上

  我们底敌人

  来了,

  从我们的

  手里,

  从我们的

  怀抱里,

  把无罪的伙伴,

  关进强暴底栅栏。

  他们身上

  裸露着

  伤疤,

  他们永远

  呼吸着

  仇恨,

  他们颠抖,

  在大连,在满洲的

  野营里,

  让喝了酒的

  吃了肉的

  残忍的总管,

  用它底刀,

  嬉戏着——

  荒芜的

  生命,

  饥饿的

  血……

  

  

  义勇军

  

  在长白山一带的地方

  中国的高粱

  正在血里生长。

  大风沙里

  一个义勇军

  骑马走过他的家乡,

  他回来:

  敌人的头,

  挂在铁枪上……

  

  

  坚壁

  

  狗强盗,

  你要问我么

  “枪、弹药,

  埋在哪儿?”

  

  来,我告诉你:

  “枪、弹药,

  统埋在我的心里!”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