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袁可嘉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13:34:39   浏览次数:69

   袁可嘉(19212008),浙江余姚(现属慈溪)人。民盟成员。1946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外国语文系英国语言文学专业。历任北京大学西语系助教,中共中央宣传部毛泽东选集英译室翻译,外文出版社翻译,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副研究员,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全国文学翻译工作者协会理事。1941年开始发表作品。196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专著《西方现代派文学概论》、《现代派论英美诗论》、《论新诗现代化》、《半个世纪的脚印——袁可嘉文选》,主编《欧美现代十大流派诗选》、《现代主义文学研究》等。

  

  

  袁可嘉的诗

  

  

  

  沉钟

  

  让我沉默于时空,

  如古寺锈绿的洪钟,

  负驮三千载沉重,

  听窗外风雨匆匆;

  

  把波澜掷给大海,

  把无垠还诸苍穹,

  我是沉寂的洪钟,

  沉寂如蓝色凝冻;

  

  生命脱蒂于苦痛,

  苦痛任死寂煎烘,

  我是锈绿的洪钟,

  收容八方的野风!

  

  1946

  

  

  出航

  

  航行者离开陆地而怀念陆地,

  送行的视线如纤线在后追踪,

  人们恐怕从来都不曾想起,

  一个多奇妙的时刻,分散又集中。

  

  年青的闭上眼描摹远方的面孔,

  远行的开始担心身边的积蓄;

  老年人不安地看着钟,听听风,

  普遍泛滥的是绿得像海的忧郁;

  

  只有小孩们了解大海的欢跃,

  破坏以驯顺对抗风浪的嘱咐,

  船像摇篮,喜悦得令人惶惑;

  

  大海迎接人们以不安的国度:

  像被移植空中的断枝残叶,

  航行者夜夜梦着绿色的泥土。

  

  

  母亲

  

  迎上门来堆一脸感激,

  仿佛我的到来是太多的赐予;

  探问旅途如顽童探问奇迹,

  一双老花眼总充满疑惧。

  

  从不提自己,五十年谦虚,

  超越恩怨,你建立绝对的良心;

  多少次我担心你在这人世寂寞,

  紧挨你的却是全人类的母亲。

  

  面对你我觉得下坠的空虚,

  像狂士在佛像前失去自信;

  书名人名如残叶掠空而去,

  见了你才恍然于根本的根本。

  

  

  孕妇

  

  撕裂的痛苦使你在深夜惊醒,

  疲劳从眼睛流向窗外的星星,

  跋涉者,又一次来到分路的中心,

  身前后展开了葱郁蓬勃的森林。

  

  人们接待你如不曾证实的新闻,

  温存里跳动着奇里古怪的感情;

  丈夫的欢喜充满不安的叮咛,

  老婆子把你当磨练机智的中心。

  

  是成人,我们寄未来的希望于小孩,

  是小孩,我们把过去信托给成人,

  哦,你此刻垂手沉思的创造者,

  

  (当四周升起的尽是动物的龌龊),

  反复的经验可使你寂寞深深,

  而分担创造者的疑惑:还能添什么?

  

  

  旅店

  

  对于贴近身边的无所祈求,

  你的眼睛永远注视着远方;

  风来过,雨来过,你要伸手抢救

  远方的慌乱,黑夜的彷徨;

  

  你一手接过来城市村庄,

  拼拼凑凑够你编一张地图,

  图形多变,不变的是深夜一星灯光,

  和投奔而来的同一种痛苦。

  

  我们惭愧总辜负你的好意,

  不安像警铃响彻四方的天空,

  无情的现实迫我们从从来去,

  留下的不过是一串又一串噩梦。

  

  

  上海

  

  不问多少人预言它的陆沉,

  说它每年都要下陷几寸,

  新的建筑仍如魔掌般上伸,

  攫取属于地面的阳光、水分

  

  而撒落魔影。贪婪在高空进行;

  一场绝望的战争扯响了电话铃,

  陈列窗的数字如一串错乱的神经,

  散步地面的是饥馑群真空的眼睛。

  

  到处是不平。日子可过得轻盈,

  从办公房到酒吧间铺一条单轨线,

  人们花十小时赚钱,花十小时荒淫。

  

  绅士们捧着大肚子走进写字间,

  迎面是打字小姐红色的呵欠,

  拿张报,遮住脸:等待南京的谣言。

  

  

  走近你

  

  走近你,才发现比例尺的实际距离,

  旅行家的脚步从图面移回土地;

  如高塔升起,你控一传统寂寞,

  见了你,狭隘者始恍然身前后的幽远辽阔;

  

  原始林的丰实,热带夜的蒸郁,

  今夜我已无所舍弃,存在是一切;

  火辣,坚定,如应付尊重次序的仇敌,

  你进入方位比星座更确定、明晰;

  

  划清相对位置变创造了真实,

  星与星间一片无垠,透明而有力;

  我像一绫山脉涌上来对抗明净空间,

  降伏于蓝色,再度接受训练;

  

  你站起如祷辞:无所接受亦无所拒绝,

  一个圆润的独立整体,“我即是现实”;

  凝视远方恰如凝视悲剧——

  浪漫得美丽,你决心献身奇迹。

  

  

  冬夜

  

  冬夜的城市空虚得失去重心,

  街道伸展如爪牙勉力捺定城门;

  为远距离打标点,炮声砰砰,

  急剧跳动如犯罪的良心;

  

  谣言从四面八方赶来,

  像乡下大姑娘进城赶庙会,

  大红大绿一身色彩,

  招招摇摇也不问你爱不爱;

  

  说忧伤也真忧伤,

  狗多噩梦,人多沮丧,

  想多了,人就若痴若呆地张望,

  活像开在三层楼上的玻璃窗;

  

  身边天边都无以安慰,

  这阵子见面都叹见鬼;

  阿狗阿毛都像临危者抓空气,

  东一把,西一把,却越抓越稀。

  

  这儿争时间无异争空间,

  聪明人却都不爱走直线;

  东西两座圆城门伏地如括弧,

  括尽无耻,荒唐与欺骗;

  

  起初觉得来往的行人个个不同,

  像每一户人家墙上的时辰钟;

  猛然发现他们竟一如时钟的类似,

  上紧发条就滴滴答答过日子;

  

  测字摊要为我定终身,

  十字架决定于方向加时辰;

  老先生,我真感动于你的天真,

  测人者怎不曾测准自己的命运?

  

  商店伙计的手势拥一海距离,

  “我只是看看”,读书人沉得住气;

  十分自谦里倒也真觉希奇,

  走过半条街,这几文钱简直用不出去;

  

  哭笑不得想学无线电撒谎,

  但撒谎者有撒谎者的哀伤;

  夜深心沉,也就不再想说什么,

  恍惚听见隔池的青蛙叫得真寂寞。

  

  1947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