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李季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13:23:52   浏览次数:88

   李季(1922——1980),原名李振鹏,河南唐河人。少年参加革命,1935年在延安抗大学习。

  1942年在陕北三边担任小学教员及其他基层工作时,曾深入群众生活,熟悉当地方言,并采用鼓词、评书等形式进行文学创作,写出了《卜掌村演义》、《老阴阳怒打虫郎爷》。他还搜集了陕北民歌《顺天游》3千余首,利用“顺天游”形式创作了长篇叙事诗《王贵与李香香》,反映陕北人民在党领导下进行的革命斗争。这首诗于1946年在延安《解放日报》上发表,以其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引起轰动,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1948年任延安《群众日报》副刊编辑,1949年调到中南文联主编《长江文艺》。这时他又采用湖南“盘歌”和五句体民歌的形式创作了另一长篇叙事诗《菊花石》。1952年冬在玉门油矿担任党委宣传部长,开始为石油工人歌唱,创作了《生活之歌》、《玉门诗钞》等作品。1955年调北京任中国作协创作委员会主任。1958年后,又去甘肃任中国作协兰州分会主席。这时开始创作长诗《杨高传》,诗由《五月端阳》、《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玉门儿女出征记》三部组成,从土地革命一直写到社会主义时期的石油建设,在内容、形式以及人物塑造等方面都有新的突破。1958年任《人民文学》副主编,1976年任《诗刊》主编。逝世前是中国作协副主席、书记处常务书记,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诗人最终是以一个石油工人的面貌,头戴银色铝盔,身穿石油工人服装安然长眠的。

  

  《王贵与李香香》 1946,太岳新华

  《卜掌村演义 》(鼓词)1947,东北

  《老阴阳怒打“虫郎爷”》(小说)1950,通俗图书

  《憎恨之歌 》1950,新华书店中南总分店

  《毛泽东同志少年时代的故事》(小说)1951,中南人民

  《短诗十七首》 1952,中南人民文学艺术

  《尊师爱徒 》(独幕剧)1953,华东人民

  《生活之歌》 1955,中青

  《玉门诗钞 》1955,作家

  《幸福的钥匙》 1956,少儿

  《建设的歌 》1956,作家

  《致以石油工人的敬礼》 1956,长江文艺

  《菊花石 》1957,长江文艺

  《银川曲》 1957,通俗文艺

  《西苑诗草 1958,作家

  《第一声春雷 》与闻捷合著,1958,敦煌文艺

  《我们遍插红旗》 与闻捷合著,1958,敦煌文艺

  《心爱的柴达木》 1959,百花

  《三边一少年》 1959,少儿

  《对唱河西大丰收》1959,作家

  《五月端阳》(《杨高传》三部曲之第1部)1959,作家

  《当红军的哥哥回来了》(《杨高传》三部曲之第2部)1959,作家

  《难忘的春天》 1959,人文

  《戈壁旅伴》 (综合性选集)1959,上海文艺

  《玉门儿女出征记》(《杨高传》三部曲之第3部)1960,作家

  《海誓》 1961,作家

  《奈良川的大石桥》 1962,少儿

  《李贡来了》 1963,百花

  《剑歌》 1964,百花

  《石油诗》 1965,作家

  《石油大哥 》1977,人文

  《石油之歌》 1979,山东人民

  《马兰集》(小说)1980,河南人民

  《李季诗集》 1980,人文

  《顺天游》(民歌)搜集,1950,上杂

  

  

  李季的诗

  

  

  

  王贵与李香香(第一部)

  

  

  一 崔二爷收租

  

  公元一九三○年,

  有一件伤心事出在三边。

  

  人人都说三边有三宝,

  穷人多来富人少;

  

  一眼望不尽的老黄沙,

  那块地不属财主家?

  

  一九二九年雨水少,

  庄稼就像炭火烤。

  

  瞎子摸黑路难上难,

  穷汉就怕闹荒年。

  

  荒年怕尾不怕头,

  第二年的春荒人人愁。

  

  掏完了苦菜上树梢,

  遍地不见绿苗苗。

  

  百草吃尽吃树杆,

  捣碎树杆磨面面。

  

  二三月饿死人装棺材,

  五六月饿死没人埋!

  

  窖里粮食霉个遍,

  崔二爷粮食吃不完。

  

  穷汉饿得皮包骨,

  崔二爷心狠见死他不救。

  

  风吹大树嘶啦啦响,

  崔二爷有钱当保长。

  

  一个算盘九十一颗珠,

  崔二爷牛羊没有数数。

  

  三十里草地二十里沙,

  那一群牛羊不属他家?

  

  烟洞里冒烟飞满天,

  崔二爷他有半个天;

  

  县长跟前说上一句话,

  刮风下雨都由他。

  

  天气越冷风越紧,

  人越有钱心越狠!

  

  天旱庄稼没收成,

  庄户人家皱眉头;

  

  打不下粮食吃不成饭,

  崔二爷的租子也难还。

  

  饿着肚子还好过,

  短下租子命难活!

  

  王麻子三天没见一颗米,

  崔二爷的狗腿子来催逼。

  

  舌头在嘴里乱打转,

  王麻子把好话都说完:

  

  “还不起租子我还有一条命,

  这辈子还不起来世给你当牲畜。”

  

  “短租子,短钱,短下粮——

  老狗你莫非想拿命来抗?”

  

  一句话来三瞪眼,

  三句话来一马鞭。

  

  狗腿子像狼又像虎,

  五十岁的王麻子受了苦。

  

  浑身打烂血直淌,

  连声不断叫亲娘。

  

  孤雁失群落沙窝,

  邻居们看着也难过。

  

  “冬天穿皮袄为避风,

  王麻子短租谷不短你的命;

  

  “房子家产由你们挑,

  打死他租子也交不了!”

  

  毛驴撞草垛没有长眼,

  狗腿子不长人心肝!

  

  一根棍断了又一根换,

  白落红起不忍心看!

  

  太阳偏西还有一口气,

  月亮上来照死尸。

  

  拔起黄蒿带起根,

  崔二爷做事太狠心;

  

  打死老子拉走娃娃,

  一家人落了个光塌塌!

  

  冬天里草木不长芽,

  旧社会的庄户人不如牛马!

  

  

  二 王贵揽工

  

  王麻子的娃娃叫王贵,

  不大不小十三岁。

  

  崔二爷来好打算,

  养下个没头长工常使唤;

  

  算个儿子掌柜的不是大,

  顶上个揽工的不把钱花。

  

  羊羔子落地咩咩叫,

  王贵虽小啥事都知道。

  

  牛驴受苦喂草料,

  王贵四季吃不饱。

  

  大年初一饺子下满锅,

  王贵还啃糠窝窝。

  

  穿了冬衣没夏衣,

  六月天翻穿老羊皮。

  

  秋天收庄稼一张镰,

  磨破了手心还说慢。

  

  冬天王贵去放羊,

  身上没有好衣裳;

  

  脚手冻烂血直淌,

  干粮冻得硬梆梆;

  

  心想拔柴放火烤,

  雪下的柴儿点不着了。

  

  马兰开花五瓣瓣,

  王贵揽工整四年。

  

  冬雪大来年冬麦好,

  王贵就像麦苗苗。

  

  十冬腊月雪乱下,

  王贵想起他亲大;

  

  老牛死了换上牛不老,

  杀父深仇要子报。

  

  

  三 李香香

  

  百灵子雀雀百灵子蛋,

  崔二爷家住死羊湾。

  

  大河里涨水清混不分,

  死羊湾有财主也有穷人。

  

  死羊湾前沟里有一条水,

  有一个穷老汉李德瑞。

  

  白胡子李德瑞五十八,

  家里只有一枝花。

  

  女儿名叫李香香,

  没有兄弟死了娘。

  

  脱毛雀雀过冬天,

  没有吃来没有穿。

  

  十六岁的香香顶上牛一条,

  累死挣活吃不饱。

  

  羊肚子手巾包冰糖,

  虽然人穷好心肠。

  

  玉米结子颗颗鲜,

  李老汉年老心肠软。

  

  时常拉着王贵的手,

  两眼流泪说:“娃命苦!

  

  “年岁小来苦头重,

  没娘没大孤零零。

  

  “讨吃子住在关爷庙,

  我这里就算你的家。”

  

  刮风下雨人闲下,

  王贵就来把柴打。

  

  一个妹子一个大,

  没家的人儿找到了家。

  

  

  四 掏苦菜

  

  山丹丹开花红姣姣,

  香香人材长得好。

  

  一对大眼水汪汪,

  就像那露水珠在草上淌。

  

  二道糜子碾三遍,

  香香自小就爱庄稼汉。

  

  地头上沙柳绿蓁蓁,

  王贵是个好后生。

  

  身高五尺浑身都是劲,

  庄稼地里顶两人。

  

  玉米开花半中腰,

  王贵早把香香看中了。

  

  小曲好唱口难开,

  樱桃好吃树难栽;

  

  交好的心思两人都有,

  谁也害臊难开口。

  

  王贵赶羊上山来,

  香香在洼里掏苦菜。

  

  赶着羊群打口哨,

  一句曲儿出口了:

  

  “受苦一天不瞌睡,

  合不着眼睛我想妹妹。”

  

  停下脚步定一定神,

  洼洼里声小像弹琴:

  

  “山丹丹花来背洼洼开,

  有那些心思慢慢来。”

  

  “大路畔上的灵芝草,

  谁也没有妹妹好!”

  

  “马里头挑马四银蹄,

  人里头挑人就数哥哥你!”

  

  “樱桃小口糯米牙,

  巧口口说些哄人话。

  

  “交上个有钱的花钱常不断,

  为啥要跟我这个揽工的受可怜?”

  

  “烟锅锅点灯半炕炕明,

  酒盅盅量米不嫌哥哥穷。

  

  “妹妹生来就爱庄稼汉,

  心实意赛过银钱。”

  

  “红瓤子西瓜绿皮包,

  妹妹的话儿我忘不了。

  

  “肚里的话儿乱如麻,

  定下个时候说说知心话。”

  

  “天黑夜静人睡下,

  妹妹房里把话拉。

  

  “满天的星星没月亮,

  小心踏在狗身上!”

  

  

  五 两块洋钱

  

  太阳落山红艳艳,

  香香担水上井畔。

  

  井里打水绳绳短,

  香香弯腰气直喘。

  

  黑呢子马褂缎子鞋,

  洼洼里来了个崔二爷。

  

  一颗脑袋像个山药蛋,

  两颗鼠眼笑成一条线。

  

  张开嘴了见大黄牙,

  顺手把香香捏了一把:

  

  “你提不动我来帮你提,

  绣花手磨坏怎个哩?”

  

  “崔二爷你守规矩,

  毛手毛脚干啥哩!”

  

  “小娇娇你不要恼,

  二爷早有心和你交。

  

  “大米干饭羊腥汤,

  主意早打在你身上。

  

  “交了二爷多方便,

  吃喝穿戴由你拣。”

  

  香香又气又害羞,

  担上水桶往回走。

  

  崔二爷紧跟在后边,

  腰里摸出来两块钱:

  

  “二爷给你两块大白洋,

  拿去扯两件花衣裳。”

  

  香香的性子本来躁,

  自幼就把有钱人恨透了。

  

  一恨一家吃不饱,

  打下的粮食交租了;

  

  二恨王贵给他揽工,

  没明没夜当牲畜。

  

  脸儿红似石榴花:

  “谁要你臭钱干什么!”

  

  “死丫头你不要不识好,

  惹恼了二爷你受不了!”

  

  挨骂狗低头顺着墙根走,

  崔二爷的醋瘾没有过够:

  

  “井绳断了桶掉到井里头,

  终久脱不过我的手。

  

  “放着白面你吃饸饹,

  看上王贵你看不上我!

  

  “王贵年轻是个穷光蛋,

  二爷我虽老有银钱。

  

  “铜箩里筛面落面箱,

  王贵的命儿在我手上。

  

  “烟洞里卷烟房梁上灰,

  我回去叫他小子受两天罪!”

  

  

  黑眼睛

  

  不论我在图书馆里,

  或者我在蒸馏塔旁,

  总有一对又黑又大的眼睛,

  悄悄地对我张望。

  

  每逢我们超额完成了计划,

  那双眼睛就显得分外光亮;

  若是我们不小心出了事故,

  它就像阴云密布的天空一样。

  

  黑眼睛为什么那样温柔钟情,

  黑眼睛为什么一直对我张望——

  是不是她也希望多出汽油,

  还是看中了我的模范奖章?

  

  亲爱的又亮又大的黑眼睛呵,

  请你再不要对我张望;

  你若是真的爱着煤油、汽油,

  我们欢迎你来到炼油厂;

  

  假若你是喜欢那颗金色奖章,

  真诚的劳动一定会得到报偿;

  至于你要是为了别的什么,

  那么,请你听我说吧:

  祁连山下,有一个放羊的姑娘……

  

  

  石油河

  

  来自四季冰封的群山深处,

  流向辽阔千里的大戈壁滩。

  你是祁连山宝藏热情的宣传者,

  你把宝库的钥匙传向人间。

  炎热时节,你用浑浊的激流,

  拍打着沉默的戈壁。

  寒冬里,在那厚厚的冰块下面,

  你和碟石作着激励的争辩。

  你有着一个战士的坚定,勇敢,

  千百年来,你一点也不觉得疲倦。

  虽然,你的辛勤常常是换来了冷遇,——

  在地图上,你一直是一条没有名字的黑线。

  辛勤而又勇敢的河流呵,

  你所盼望的日子终于来到;

  我们的父亲——领袖已¾¬下了命令,

  大地上无处不在响彻着他的号召。

  千万盏电灯驱走了祁连山的黑暗,

  林般的井架竖立在你的河身两旁。

  这都是为了执行他的命令,

  他派我们前来开发宝库,消减荒凉。

  他要我们把祁连山钻透挖空,

  在戈壁上建立起千百个集体农庄;

  他要我们使山河都服从人的意志,

  把大戈壁建造成人间的天堂。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