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程光锐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31 13:18:37   浏览次数:84

   程光锐(19182013),江苏睢宁人。1937年毕业于安徽省立蚌埠乡村师范。1938年参加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195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初期历任第五战区艺术宣传队队员,河南《华中日报•平原》副刊编辑,重庆《商务日报》编辑,上海《文汇报》国际版编辑,华北解放区《石家庄日报》编辑、编委,《人民日报》国际部社会主义国家组组长、驻莫斯科记者、记者部编辑及高级记者,《报告文学》杂志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第四次代表大会代表,中国笔会中心会员。

  

  1936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新闻工作与文学修养》、诗集《不朽的琴弦》,儿童长诗集《小萝卜》,诗歌《黎明鸟》、《雷雨颂》、《黎明之歌》、《自由》、《笑声滔滔》、《海 祭》等。

  

  

  程光锐的诗

  

  

  

  黎明鸟

  

  夜是辽阔的,

  夜辽阔得像海洋一样。

  你困惑于夜的遥远的航程,

  在这被长久的黑暗封锁的林子里

  很久很久,你没有唱出歌声了。

  

  夜里,一切对你都太适宜,

  夜里,一切对你都是讽刺。

  夜的寒流包围着林子,

  你蜷曲于白杨和槐树的枝桠上,

  忧郁地期待着谛听黑夜崩溃的声音。

  

  有时月光像雪花一样凝结在树丛里

  凝结在树丛以外的土地上,

  于是,你为这雪亮的月光所诱惑,

  突然从梦中醒来,惶惑而又急速,

  你就殷勤地开始歌唱了。

  

  夜,始终走着溃灭的路,

  夜,终要被你的歌声放逐。

  每当黎明到来的时候,

  你被黎明的光亮惊醒,

  甚至还未擦亮朦胧的眼睛,

  还未抖一下被沉重的忧郁压抑的羽毛

  你又激动地唱起了黎明的歌。

  

  你愉快地歌唱着,歌唱着,

  一直到最后一颗星星从天边逝去。

  当黑暗的闸门打开的时候,

  看那从远方奔泻而来的

  使你久久等待的眩目的金色阳光啊!

  看那劳动的人们在最初的阳光下

  又开始忙碌于苦难的土地了。

  你心中众多的忧郁的云被阳光逐走

  你殷勤的歌声赞颂着永恒的太阳。

  

  当我第一次看到黎明

  我就爱上了你的歌声,

  当我第一次在黎明里听到你的歌声

  我就更爱太阳。

  我说,太阳对于一切生物就是生命,

  对于黑夜里的受难者就是一支美丽的歌。

  对吗?我的黎明,

  ——我的天才的伴侣!

  

  (选自:1942612日河南《华中日报》)

  

  

  你来自乌克兰的草原

  

  夏季暴雨刚过的日子,

  在龙门,

  我第一次看到你:

  你来自乌克兰的草原,

  你生着美丽的金发的

  乌克兰人。

  我以久久蛰伏在内心的

  倾慕的微笑迎接你,

  我以毫无隔阂的

  国际的爱情招呼你,

  你不是也在微笑吗?

  而且你还闪着挚热的目光

  望着我呀!

  你是从第聂伯河岸劳动的土地上来

  你是飞过中国西北高原的群山,

  渡过黄河两岸的

  大风砂的海洋来的。

  今天,你以异国的旅程

  所给予你的无限的愉悦

  又向那为浓烈的战争的气息

  所沉湎的襄河岸走去。

  我们被笨重的卡车载着,

  在泥泞的公路上

  艰难地爬行着。

  我们驶过

  那摇动着谷类丰美的叶子的田野,

  我们绕过

  那为战争的风暴所摧毁的桥梁,

  我们驰过

  无数的山脉、河流和村庄。

  那些以亲密的爱情

  互相拥抱着的

  中国的山脉、河流和村庄呀,

  对于你是多么陌生而有趣呵!

  我们的卡车

  在泥泞的公路上颠簸着,

  在旷野的绿色海洋上颠簸着,

  我们以激越的情绪

  向着旷野的边缘驰去,

  这无边无际的旷野呀!

  这在战争的日子里1727

  急剧的蜕变的土地呀,

  它会使你忆念起

  你今天也为战争的光焰

  照耀地透明的第聂伯河,

  使你忆念起第聂伯河岸

  轰响着战斗歌声的

  辽阔的乌克兰的草原吗?

  

  一九四一年夏,洛阳一老河口途中

  

  

  问雪

  

  清晨,我拉开窗帘

  一片白茫茫,耀眼的晶莹。

  

  “你是什么时候飘来的,

  是昨夜呢,还是黎明?

  怎么没听到你的歌,

  歌声一定很轻很轻。

  

  “春已归来,你还没离去,

  是恋着大地,依依难行?”

  

  “是的,我用洁白的身躯,

  拥抱着大地,沉沉入梦;

  大地把我融化了,

  用他的爱,他的全部热情。”

  

  “你梦见了什么,

  可是梦见春天的诞生?”

  

  “是的,我梦见土地缓缓苏醒,

  嫩叶幼苗盼望着春水溶溶;

  梦见泥土溢出了春的芳香,

  一片新绿蔓上了田野、山岭……”

  

  “你歌唱了吗,

  还是那样轻轻的歌声?”

  

  “是的,我歌唱绿色的生命,

  歌唱生命在雨雪霏霏中发生。

  感谢大地的爱,感谢他的热情,

  我笑了,直笑到自己的生命悄悄消融。”







上一篇:酒以及爱情‹组诗›|刘忠伟    下一篇: 李季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