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朱湘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9:02:14   浏览次数:68

   朱湘(19041933),新月派成员,字子沅,原籍安徽太湖,生于湖南沅陵,父母早逝。1925年出版第一本诗集《夏天》 1926年自办刊物《新文》 ,只刊载自己创作的诗文及翻译的诗歌,自己发行。因经济桔据,只发行了两期。1927年第二本诗集《草莽》出版。19279月至19299月,留学美国,回国后,他生活动荡,为谋职业到处奔走,家庭矛盾也日渐激化。其间曾任教于国立安徽大学(现安徽师范大学)外文系,但又与校方不和。1933125日,他从上海到南京的客轮上,纵身跃入清波,自杀身死 

  

  出版的诗集有《夏天》(1925)、《草莽集》(1927)、《石门集》(1934)、《永言集》(1936)等。译作有《路曼尼亚民歌一斑》(1924)、《英国近代小说集》(1929)、《番石榴集》(1936)

  

  

  朱湘的诗

  

  

  

  采莲曲

  

  小船啊轻飘,

  杨柳呀风里颠摇;

  荷叶呀翠盖,

  荷花呀人样娇娆。

  日落,

  微波,

  金线闪动过小河,

  左行,

  右撑,

  莲舟上扬起歌声。

  菡萏⑴呀半开,

  蜂蝶呀不许轻来;

  绿水呀相伴,

  清净呀不染尘埃。

  溪间,

  采莲,

  水珠滑走过荷钱。

  拍紧,

  拍轻,

  浆声应答着歌声。

  藕心呀丝长,

  羞涩呀水底深藏;

  不见呀蚕茧,

  丝多呀蛹裹中央?

  溪头,

  采藕,

  女郎要采又夷犹⑵。

  波沉,

  波升,

  波上抑扬着歌声。

  莲蓬呀子多,

  两岸呀榴树婆娑⑶;

  喜鹊呀喧噪,

  榴花呀落上新罗。

  溪中,

  采莲,

  耳鬓边晕着微红。

  风定,

  风生,

  风飔⑷荡漾着歌声。

  升了呀月钩,

  明了呀织女牵牛;

  薄雾呀拂水,

  凉风呀飘去莲舟。

  花芳,

  衣香,

  消溶入一片苍茫;

  时静,

  时闻,

  虚空里袅着歌音。

  

  

  葬我

  

  葬我在荷花池内,

  耳边有水蚓拖声,

  在绿荷叶的灯上

  萤火虫时暗时明——

  

  葬我在马缨花下,

  永做芬芳的梦——

  葬我在泰山之巅,

  风声呜咽过孤松——

  

  不然,就烧我成灰,

  投入泛滥的春江,

  与落花一同漂去

  无人知道的地方。

  

  

  昭君出塞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趁着如今人马不喧哗,

  只听得啼声得得,

  我想凭着切肤的指甲

  弹出心里的嗟呀。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这儿没有青草发新芽,

  也没有花枝低桠;

  在敕勒川前,燕支山下,

  只有冰树结琼花。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我不敢瞧落日照平沙,

  雁飞过暮云之下,

  不能为我传达一句话

  到烟霭外的人家。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记得当初被选入京华,

  常对着南天悲咤,

  那知道如今去朝远嫁,

  望昭阳又是天涯。

  

  琵琶呀,伴我的琵琶:

  你瞧太阳落下了平沙,

  夜风在荒野上发,

  与一片马嘶声相应答,

  远方响动了胡笳。

  

  

  摇篮歌

  

  春天的花香真正醉人,

  一阵阵温风拂上人身,

  你瞧日光它移的多慢,

  你听蜜蜂在窗子外哼:

  睡呀,宝宝,

  蜜蜂飞的真轻。

  

  天上瞧不见一颗星星,

  地上瞧不见一盏红灯;

  什么声音也都听不到,

  只有蚯蚓在天井里吟:

  睡呀,宝宝,

  蚯蚓都停了声。

  

  一片片白云天空上行,

  像是些小船飘过湖心,

  一刻儿起,一刻儿又沉,

  摇着船舱里安卧的人:

  睡呀,宝宝,

  你去跟那些云。

  

  不怕它北风树枝上鸣,

  放下窗子来关起房门;

  不怕它结冰十分寒冷,

  炭火生在那白铜的盆:

  睡呀,宝宝,

  挨着炭火的温。

  

  

  残灰

  

  炭火发出微红的光芒,

  一个老人独坐在盆旁,

  这堆将要熄灭的灰烬,

  在他的胸里引起悲伤──

  火灰一刻暗,

  火灰一刻亮,

  火灰暗亮着红光。

  童年之内,是在这盆旁,

  靠在妈妈的怀抱中央,

  栗子在盆上哔吧的响,

  一个,一个,她剥给儿尝──

  妈那里去了?

  热泪满眼眶,

  盆中颤摇着红光。

  

  到青年时,也是这盆旁,

  一双人影并映上高墙,

  火光的红晕与今一样,

  照见他同心爱的女郎──

  竟此分手了,

  她在天那方,

  如今也对着火光?

  

  到中年时,也是这盆旁,

  白天里面辛苦了一场,

  眼巴巴的望到了晚上,

  才能暖着火嗑口黄汤──

  妻子不在了

  儿女自家忙,

  泪流瞧不见火光

  

  如今老了,还是这盆旁,

  一个人伴影住在空房,

  他趁着残火没有全暗,

  挑起炭火来想慰凄凉──

  火终归熄了,

  屋外一声梆,

这是起更的辰光。

 

  

  雨景

  

  我心爱的雨景也多着呀;

  春夜春梦时窗前的淅沥;

  急雨点打上蕉叶的声音;

  雾一般拂着人脸的雨丝;

  从电光中泼下来的雷雨──

  但将雨时的天我最爱了。

  它虽然是灰色的却透明;

  它蕴着一种无声的期待。

  并且从云气中,不知哪里,

  飘来了一声清脆的鸟啼。







上一篇:饶孟侃    下一篇:于赓虞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