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孙大雨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8:49:45   浏览次数:87

   孙大雨(1905-1997),原名孙铭传,原籍浙江诸暨县,毕业于清华学校高等科。曾先后在美国达德穆文学院和耶鲁大学研究院学习英国文学,回国后历任武汉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北京大学、浙江大学、暨南大学外文系教授,中央政治学校英语教授兼主任。1920年开始发表作品。1955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作有:诗集《自己的写照》、《精神与爱的女神》,《中国新诗库·孙大雨卷》、《孙大雨诗文集》、《屈原诗选英译》、《古诗文英译集》、《英诗选译集》以及翻译莎士比亚的作品《罕秣莱德》、《黎琊王》、《奥赛罗》、《麦克自斯》、《暴风雨》、《冬日故事》、《罗密欧与居丽晔》和《威尼斯商人》。而且他还曾用英文古韵文译了屈原的《离骚》及宋玉、潘岳、刘伶、陶潜、韩愈、苏轼的诗歌和散文。

  

  

  孙大雨的诗

  

  

  

  诀绝

  

  天地竟然老朽得这么不堪!

  我怕世界就吐出他最后

  一口气息,无怪老天要破旧,

  唉,白云收尽了向来的灿烂,

  太阳暗得象死亡的白眼一般,

  肥圆的山岭变幻得象一列焦瘤,

  没有了林木和林中啼绿的猿猴,

  也不再有月泉对着好鸟清谈。

  

  大风抱着几根石骨在摩娑,

  海潮披散了满头满背的白发,

  悄悄退到了沙滩下独自叹息

  去了就此结束了她千古的喧哗,

  就此开始天地和万有的永劫。

  为的都是她向我道了一声诀绝!

  

  

  招魂

  

  你去了,你去了,志摩,

  一天的浓雾

  掩护着你向那边,

  月明和星子中间,

  一去不再来的莽莽长途.

  没有,没有去?我见你

  在风前水里

  披着淡淡的朝阳,

  跨着浮云底车辆,

  悠然地显现又悠然地隐避.

  快回来.百万颗灿烂

  点着那深蓝;

  那去处暗得可怕,

  那儿的冷风太大,

  一片沈死的静默你过得惯?

  

  

  荷花池畔

  

  我来访问过几次荷花的音讯,

  总载着满怀失望而归。

  ‘池心中硫散的萍茎藻叶,

  是否生命流中的标记,

  可能导领我遨游理想的宫廷?

  

  我正在山肩上古柏之下盘桓,

  黄昏的暗笔忽来抹却浮萍。

  我心中智慧的神灯未点,

  怎能不息地射发真光智焰,

  白照的流萤般逆着夜霭前行?

  

  池水氤氲出夏夜的幽深诡秘,

  诡秘里悲哀冒着青青的烟缕。

  哦!生命好比那叶上流珠;

  黑夜振着星芒大氅,圆叶凝汞,

  晨风的气息又把他送返无穷。

  

  如今曙色半明,我舍着睡眠,

  又独来密叶的松间问讯。

  周遭寂寂,宿雨已把天宇洗净;

  可是我的心宇,密雨阴阴,

  却从未享有过终朝的明净。

  

  潮润的清香静静闭锁着池心。

  哦,此刻红樽却已半启.

  我的希望正似荷叶般团栾,

  又似莲蕊般嫩红饱满,

  但是希望呵,他只是春宵好梦!

  

  凉飔摆动着持盈欲放的莲杯,

  杯中可盛着有幸福的琼浆?

  非也!他是孤寂的象征,

  更是深夜蕴成寂寞的苦心;

  可是他的心,怎能与我的相比?

  

  我此来只影单身地负着生命,

  本想到真与美的圣宫香礼;

  但太阳快要当午,

  暑威残酷,我两足受尽疮疫,

  却始终未望见过友谊的荫庇。

  

  我愿捧着满握的松果松针,

  在幽秘的山坳里铺成床寝,

  (让胸中咬心的悔恨埋着哀情,)

  然后笑对着荷风,沉沉睡去,

  向我沉黑的故乡永远奔逝。

  

  (原载1925l月《清华周刊。文艺坛刊》)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