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成仿吾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2:43:50   浏览次数:126

   成仿吾(1897年~1984),湖南新化人。笔名石厚生。中共党员。1921年毕业于日本东京大学造兵科。历任广州大学教授,黄埔军校教官,中共旅欧支部刊物《赤光》主编,中共鄂豫皖省委宣传部长。随红军长征,到陕北后历任中央党校教务主任,陕北公学校长,华北联合大学校长, 晋察冀中央局委员,边区参议会议长,东北师大、山东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校长,中央党校顾问。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1921年开始发表作品,郭沫若等于上海发起成立创造社,编辑《创造周刊》。197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著有文集《流浪》、《仿吾文存》,回忆录《长征回忆录》、《战火中的大学》,译著有《德国诗选》、《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等。

  

  成仿吾的诗

  

  

  静 夜

  

  一

  

  死一般的静夜!

  我好像在空中浮起,

  渺渺茫茫的。

  我全身的热血,

  不住地低声潜跃,

  我的四肢微微地战着。

  

  二

  

  我漂着,

  我听见大自然的音乐。

  徐徐的,清清的,

  我跟着他的音波,

  我把他轻轻吻着

  我也飞起轻轻的。

  

  

  序诗(一)

  

  我生如一颗流星,

  不知要流往何处;

  我只不住地狂奔,

  曳着一时显现的微明,

  人纵不知我心中焦灼如许。

  

  是何等辽阔的天空!

  又是何等清爽!

  我摇摇而奋奔,

  我耀耀而遥征,

  回顾长空而中心怅惘。

  

  这是何等的运命-----

  这短短的一生,

  尽流浪而凋零,

  莫或与我相亲,

  永远永远孤独而凄清!

  

  人纵在愁苦之中,

  皆能强笑而为乐,

  欢情的火焰熊熊,

  悲哀的幕影犹可潜踪,

  我连这种欢情也无从得着。

  

  啊,这是何等的运命------

  在这无涯的怅惘,

  曳着瞬刻的微明,

  抱着惨痛的凄情,

  我还要不住地奋进而遥往。

  

  啊 ,我生如一颗流星,

  不知要流往何处;

  我只不住地狂奔,

  曳着一时显现的微明,

  人纵不知我心中焦灼如许。

  

  1923

  选自《流浪》创造社19279月版

  

  

  爱国犯

  

  一

  

  他们这些人——是所谓的爱国犯,

  这可不是千古未闻的奇案?!

  翻破古今中外所有的法典,

  找出这样个罪名——你可困难。

  

  二

  

  我敢断言,并且用我的一切的保证,

  他们没有敢诅咒什么神明,

  

  他们都是些安分守己的绅士,

  也不曾冒犯全世界那一帝君。

  

  三

  

  如此说明,由南京传来的广播:

  他们主张御侮救亡各党联合,

  他们因此违反了三民主义,

  他们危害了国家——因为他们爱国!

  

  四

  

  几个月来,他们被锁在监牢,

  六十多岁的老人也“王法难逃”;

  他们要被审判,要被严重处分,

  不管全国人民的悲愤与呼号。

  

  五

  

  他们不该痴爱这危亡的国家,

  不该宣传与讨论救亡的方法,

  不该表白他们对于祖国的忠诚,

  不该,不该把汉奸亲日派辱骂!

  

  六

  

  这可不是千古未闻的奇案?

  我们的民族经历着多少忧患!

  爱国的运动被无情地镇压与摧残,

  先进的战士们要克服更多的磨难。

  

  七

  

  可是天罗地网阻不住爱国的共鸣,

  铁的镣铐锁不住救亡的斗争;

  一天民众的烦怒终要轰然一声,

  把没有心肝的镇压者炸做微尘。

  

  八

  

  奋斗到底呵,你们,伟大的爱国犯!

  你们放着比殉道者更大的光芒。

  听呵,全国人民激昂的歌唱:

  团结御侮,中华民族不亡!

  

  选自《解放》第1卷第7期(1937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