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曾卓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1:07:35   浏览次数:89

   曾卓(19222002),是抗日救亡浪潮中成长起来的一代诗人之一。原名曾庆冠。笔名还有柳红、马莱、阿文、方宁、方萌、林薇等。原籍湖北黄陂,生于湖北武汉。14岁开始写作,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17岁正式发表作品,1936年加入武汉市民族解放先锋队。1940年加入全国文协,组织诗垦地社,编辑出版《诗垦地丛刊》。1943年入重庆中央大学历史系学习。1944 1945年从事《诗文学》编辑工作。1947年毕业后回武汉为《大刚报》主编副刊。1950年任教湖北省教育学院和武汉大学中文系,1952年任《长江日报》副社长,当选武汉市文联、文协副主席。1958年卷入胡风案,1979年平反,任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出版诗集:《门》、《悬崖边的树》、《白色花》(合集)、《老水手的歌》等,其中《老水手的歌》获全国第二届优秀新诗诗集奖;散文集有《痛苦与欢乐》、《美的寻求者》、《让火燃着》、《听笛人手记》等,其中《听笛人手记》获新时期全国优秀散文(集)奖。还有诗论集《诗人的两翼》、剧作集《处女的心》等。

  诗歌真诚朴素,饱含情感,特别是在逆境中坚持创作,如《悬崖边的树》、《有赠》等,沉郁中透露着刚毅,在孤苦中表现积极向上精神。

  

  曾卓的诗

  

  

  

  

  莫正视一眼,

  对那向我们哭泣而来的女郎。

  曾经用美丽的谎言来哄骗我们的是她;

  曾经用前进的姿态来吸引我们的是她。

  而她

  在并不汹涌的波涛中,就投进了

  残害我们的兄弟的人的怀抱。

  今天,她又要走进

  我们友谊的圈子。

  她说,她现在才知道

  只有我们

  才是善良的灵魂。

  让她在门外哭泣,

  我们的门

  不为叛逆者开!

  

  1939年,重庆

  

  

  断 章

  

  我常常微笑

  为了掩饰我的伤痛

  我常常沉默

  而波涛在我心中汹涌

  

  

  来自草原上的人

  

  来自草原上的人,

  要回草原上去。

  草原上——

  那铺满青草与野花的

  辽阔而肥沃的土地,

  接着辽阔而明亮的天。

  人们勤劳地播种,耕耘,

  无数的年代,流走了,无数的人

  活在这块土地上面。

  在秋日的阳光里,

  从大地上

  收获了金黄色的谷粒,上面播散着

  怡人的芬芳,血汗的气息。收获者笑了,

  大地也笑了,

  而当春天的风雨

  吹刮过积雪满布的平原时,人们又将身子

  投向大地敞开的怀抱,播下种子,

  播下一年的希望。

  草原上的人们啊!

  和大地有着深深的默契。他们相互说着

  无声的衷心的言语,

  挨着悠长的岁月……

  当踏进海外强盗的足迹,痛苦与灾难

  就在草原上蔓延,滋长。为大地所哺育的人群

  却不能生存在这片土地上。这土地

  是他们祖宗的血肉所肥沃;这土地

  是深深地为他们所熟稔与热爱的……灾难的洪流,

  痛苦的洪流,

  侵蚀着草原上的人群。他们陷落在

  饥饿寒冷的深港里。

  大地也展开

  被蹂躏着的愁苦的面容。而今

  当梦乡的风

  吹过山城的峰峦,

  我听见了大地

  对她的孩子们的呼召。我听见了草原上

  那些被损害被侮辱的弟兄,从郁结的感情里

  喊出了愤怒,喊出了反抗,喊出了敌人的灭亡。

  我也是草原上的孩子

  是大地所哺育的!

  我用脆弱的喉咙嘶喊:“来自草原上的人

  要回到草原上去。

  将自己的血

  流在自己的土地上。”为了我们的明天

  ——那光明的快乐的明天呀,我们是土地的主人,

  不再有灾难袭来。

  我们将健康地劳动,

  健康地笑,

  永远,永远。

  

  1940年2月

  

  

  断弦的琴

  

  将我的断弦的琴送你

  从此不愿再弹奏着它

  在你明月照着的绿窗前唱一支小夜曲

  因为我不愿

  让时代的洪流滔滔远去却将我的生命的小船

  系在你的柔手上

  搁浅于爱情的沙滩

  我知道要来的

  是怎样难忍的痛苦

  

  但我仍以手

  扼窒爱情的呼吸

  

  1942年4月,黄桷树

  

  

  沙漠和海

  

  不要向我夸耀海的蓝色

  我是在沙漠中跋涉的人

  在我的头发上和眉毛上

  落满了细细的尘沙

  在我的粗黑的皮肤上

  生长着金色的阳光

  

  我有黄色的沙漠上的红色的落日

  是如海上的黎明一样壮丽

  我有飞沙走石的大风暴

  是如海的浪涛一样的壮阔

  

  你有水手欢乐的、嘹亮的呼喊

  我不能大声歌唱,但也从不呻吟

  我在干燥的沙石中,用双手掘起探险者的白骨,寻找道路

  你在大海的风浪中远航

  

  我们的目的地是一致的:

  圣经上没有记载过的新大陆呵,

  你不要向我夸耀海的蓝色

  我不必告诉你口渴时自己的血的滋味

  你的海也曾是如我的一样的沙漠

  我的沙漠上将有绿色的大森林,像海

  

  1945年5月

  

  

  夜 景

  

  一天的繁嚣终于过去了

  疲倦的城市呼吸着夜的清新

  在暗淡的街灯下守着自己的影子

  寂寞的警察,正对着

  教堂高塔上的十字架

  最后的巡逻兵也走过了

  白窗上熄了温暖的灯光落下来,

  蓝色的雾装满一城安息的城市和安息的人们

  和夜一同做着彩色的梦

  

  但是,看啊,在那边——

  大理石高楼的铁栏外面

  新的战争中流亡的难民们

  正在晚风中期待着,守候着

  就是五分钟也好的睡眠

  

  1947年

  

  

  悬崖边的树

  

  不知道是什么奇异的风

  将一棵树吹到了那边

  ——平原的尽头

  临近深谷的悬崖上

  它倾听远处森林的喧哗

  和深谷中小溪的歌唱

  它孤独地站在那里

  显得寂寞而又倔强

  它的弯曲的身体

  留下了风的形状

  它似乎即将倾跌进深谷里

  却又像是要展翅飞翔……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

  

  在病中多少次梦想着

  坐着火车去作长途旅行

  一如少年时喜爱的那句诗:

  “没有我不肯坐的火车

  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到我去过的地方

  去寻找温暖和记忆

  到我没有去过的地方

  去寻找惊异智慧和梦想

  

  也不管它往哪儿开

  当我少年的时候

  就将汽笛长鸣当做亲切的呼唤

  飞驰的列车

  永远带给我激励和渴望

  

  此刻在病床上

  口中常常念着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