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汉 -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 诗人联盟
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牛汉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0:36:31   浏览次数:104

   牛汉(19232013),本名原为“史承汉”,后改为“史成汉”,又名“牛汉”,曾用笔名“谷风”,山西省定襄县人,蒙古族。现代著名诗人、文学家和作家,“七月”派代表诗人之一。1940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主要写诗,近20年来同时写散文。曾任《新文学史料》主编、《中国》执行副主编,中国作家协会全国名誉委员、中国诗歌学会副会长。

  1940年开始发表诗,1941年在成都发表诗剧《智慧的悲哀》。1942年发表在桂林《诗创作》上的长诗《鄂尔多斯草原》引起诗歌界的注视。

  创作的《悼念一棵枫树》《华南虎》《半棵树》等诗广为传诵。

  出版诗集:《彩色的生活》、《祖国》、《在祖国面前》、《海上蝴蝶》、《沉默的悬崖》、《牛汉诗选》、《温泉》(获全国优秀新诗集奖)、《爱与歌》、《蚯蚓和羽毛》、《牛汉抒情诗选》等。

  有诗歌和散文作品选入语文教材。日本、韩国汇编出版了牛汉的诗选集。

  

  牛汉的诗

  

  悼念一棵枫树

  

  我想写几页小诗,把你最后

  的绿叶保留下几片来

  ——摘自日记

  

  湖边山丘上

  那棵最高大的枫树

  被伐倒了……

  在秋天的一个早晨

  

  几个村庄

  和这一片山野

  都听到了,感觉到了

  枫树倒下的声响

  

  家家的门窗和屋瓦

  每棵树,每根草

  每一朵野花

  树上的鸟,花上的蜂

  湖边停泊的小船

  都颤颤地哆嗦起来……

  

  是由于悲哀吗?

  

  这一天

  整个村庄

  和这一片山野上

  飘着浓郁的清香

  

  清香

  落在人的心灵上

  比秋雨还要阴冷

  

  想不到

  一棵枫树

  表皮灰暗而粗犷

  发着苦涩气息

  但它的生命内部

  却贮蓄了这么多的芬芳

  

  芬芳

  使人悲伤

  

  枫树直挺挺的

  躺在草丛和荆棘上

  那么庞大,那么青翠

  看上去比它站立的时候

  还要雄伟和美丽

  

  伐倒三天之后

  枝叶还在微风中

  簌簌地摇动

  叶片上还挂着明亮的露水

  仿佛亿万只含泪的眼睛

  向大自然告别

  

  哦,湖边的白鹤

  哦,远方来的老鹰

  还朝着枫树这里飞翔呢

  

  枫树

  被解成宽阔的木板

  一圈圈年轮

  涌出了一圈圈的

  凝固的泪珠

  

  泪珠

  也发着芬芳

  不是泪珠吧

  它是枫树的生命

  还没有死亡的血球

  

  村边的山丘

  缩小了许多

  仿佛低下了头颅

  

  伐倒了

  一棵枫树

  伐倒了

  一个与大地相连的生命

  

  

  半棵树

  

  真的,我看见过半棵树

  在一个荒凉的山丘上

  

  像一个人

  为了避开迎面的风暴

  侧着身子挺立着

  

  它是被二月的一次雷电

  从树尖到树根

  齐楂楂劈掉了半边

  

  春天来到的时候

  半棵树仍然直直地挺立着

  长满了青青的枝叶

  

  半棵树

  还是一整棵树那样高

  还是一整棵那样伟岸

  

  人们说

  雷电还要来劈它

  因为它还是那么直那么高

  

  雷电从远远的天边就盯住了它

  

  

  巨大的根块

  

  村庄背后

  起伏的山丘上

  每年,每年

  长满密密的灌木丛

  

  一到深秋时节

  孩子们挥着柴刀

  咔嚓,咔嚓

  斫光了它们

  只留下短秃秃的树桩

  

  灌木丛

  年年长,年年被斫

  挣扎了几十年

  没有长成一棵大树

  

  灌木丛每年有半年的时光

  只靠短秃秃的树桩呼吸

  它们虽然感到憋闷和痛苦

  但却不甘心被闷死

  灌木丛顽强的生命

  在深深的地底下

  凝聚成一个个巨大的根块

  比大树的根

  还要巨大

  还要坚硬

  

  江南阴冷的冬夜

  人们把珍贵的根块

  架在火塘上面

  一天一夜烧不完

  报块是最耐久的燃料

  因为它凝聚了几十年的热力

  几十年的光焰

  

  

  

  

  我是根,

  一生一世在地下

  默默地生长,

  向下,向下……

  我相信地心有一个太阳

  

  听不见枝头鸟鸣,

  感觉不到柔软的微风,

  但是我坦然

  并不觉得委屈烦闷。

  

  开花的季节,

  我跟枝叶同样幸福

  沉甸甸的果实,

  注满了我的全部心血。

  

  

  华南虎

  

  在桂林

  小小的动物园里

  我见到一只老虎。

  

  我挤在叽叽喳喳的人群中

  隔着两道铁栅栏

  向笼里的老虎

  张望了许久许久,

  但一直没有瞧见

  老虎斑斓的面孔

  和火焰似的眼睛。

  

  笼里的老虎

  背对胆怯而绝望的观众

  安详地卧在一个角落,

  有人用石块砸它

  有人向它厉声呵喝

  有人还苦苦劝诱

  它都一概不理!

  

  又长又粗的尾巴

  悠悠地在拂动,

  哦,老虎,笼中的老虎,

  你是梦见了苍苍莽莽的山林吗?

  是屈辱的心灵在抽搐吗?

  还是想用尾巴鞭击那些可怜而又可笑的观众?

  

  你的健壮的腿

  直挺挺地向四方伸开,

  我看见你的每个趾爪

  全都是破碎的,

  凝结着浓浓的鲜血,

  你的趾爪

  是被人捆绑着

  活活地铰掉的吗?

  还是由于悲愤

  你用同样破碎的牙齿

  (听说你的牙齿是被钢锯锯掉的

  把它们和着热血咬碎……

  

  我看见铁笼里

  灰灰的水泥墙壁上

  有一道一道的血淋淋的沟壑

  象闪电那般耀眼刺目!

  

  我终于明白……

  羞愧地离开了动物园。

  

  恍惚之中听见一声

  石破天惊的咆哮,

  有一个不羁的灵魂

  掠过我的头顶

  腾空而去,

  我看见了火焰似的斑纹

  火焰似的眼睛,

  还有巨大而破碎的

  滴血的趾爪!

  

  

  汗血马

  

  跑过一千里戈壁才有河流

  跑过一千里荒漠才有草原

  

  无风的七月八月天

  戈壁是火的领地

  只有飞奔

  四脚腾空的飞奔

  胸前才感觉有风

  才能穿过几百里闷热的浮尘

  

  汗水全被焦渴的尘砂舐光

  汗水结晶成马的白色的斑纹

  

  汗水流尽了

  胆汁流尽了

  向空旷冲刺的目光

  宽阔的抽搐的胸肌

  沉默地向自己生命的

  从肩脚和臀股

  沁出一粒一粒的血球

  世界上

  只有汗血马

  血管与汗腺相通

  

  肩脚上并没有翅翼

  四蹄也不会生风

  汗血马不知道人间美妙的神话

  它只向前飞奔

  浑身蒸腾出彤云似的血气

  为了翻越雪封的大坂

  和凝冻的云天

  生命不停地自燃

  

  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用筋骨还能飞奔一千里

  

  汗血马

  扑倒在生命的顶点

  焚化成了一朵

  雪白的花

  

  

  蚯蚓的血

  

  我原以为

  蚯蚓的血

  是泥土的颜色

  

  不对

  蚯蚓的血

  鲜红鲜红

  跟人类的血一样

  

  一条蚯蚓的生命里

  只有一滴两滴血

  然而为了种子发芽

  为了阳光下面的大地丰收

  蚯蚓默默地

  在地下耕耘一生

  

  我的身高近两米

  浑身的血

  何止几万滴

  但是,我多么希望

  在我的粗大的脉管里

  注进一些蚯蚓的血

  哪怕只是一滴

  

  

  血和泪

  

  生命在荆棘中燃烧……

  

  皮肉被深深地刺伤了一千处

  血在流,流,血在诉说悲痛

  

  泪比血隐藏得深

  泪全部凝聚在心里

  默默地卫护着灵魂

  没有一滴逃亡

  

  血流尽了,身躯倒下

  仍觅寻不到一滴泪

  

  刽子手们猎取到的只是血和尸骨

  坚贞的泪他们休想捕猎到一滴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