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胡风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0:27:12   浏览次数:98

   胡风(19021985),湖北蕲春人,原名张光人,曾用笔名谷丰、高荒、张果。著名评论家,诗人,翻译家。曾任左联宣传部长,与鲁迅交往较多。1920年起就读于武昌和南京的中学。1929年到日本东京,进庆应大学英文科。

  1934年开始专业写作生涯,“两个口号”论争中起重要作用。办《七月》等杂志,编丛书培养了一批诗人作家。形成中国新诗的重要“七月诗派”。

  1949年起任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人民文学》编委、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50年代蒙冤受批判,后被作为胡风反革命集团的首要人物拘禁至1979年。,1980年平反后,任第六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文联委员、中国作家协会和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院顾问。

  临终前曾陆续完成《胡风回忆录》(1993年出版)等七十万字作品。

  出版诗集《野花与箭》《为祖国而歌》《我是初来的》《欢乐颂(长诗)》《安魂曲(长诗)》《光荣赞(长诗)》《欢乐颂(长诗)》《为了朝鲜,为了人类(长诗)》《睡了的村庄这样说(长诗)》《石头记交响曲》及评论集《文艺笔谈》《密云期风习小纪》《民族战争与文艺性格》等。

  

  

  胡风的诗

  

  

  我从田间来

  

  我从田间来,

  蒙着满脸的灰尘

  ——望望这喧嚣的世界,

  不自由地怯生生。

  

  我从田间来,

  穿着一身的老布衣

  ——在罗绮丛中走过,

  留下些儿泥土的气味。

  

  我从田间来,

  心想再听不见哀音

  ——才踏入这外边的世界,

  声声的苦叫刺痛了我的心。

  

  我从田间来,

  远别了慈祥的笑脸

  ——身儿在这里奔驰,

  心儿在那里盘旋。

  

  我从田间来,

  带着赤心一颗

  ——遇着新奇的事儿,

  要印上花纹朵朵。

  

  我从田间来,

  抱着热血满腔

  ——叫我洒向何处呢,

  对着无际的苍茫?......

  

  19251

  

  

  为祖国而歌

  

  在黑暗里在重压下在侮辱中

  苦痛着呻吟着挣扎着

  是我底祖国

  是我底受难的祖国!

  在祖国

  忍受着面色底痉挛

  和呼吸喘促

  以及茫茫的亚细亚的黑夜,

  如暴风雨下的树群

  我们成长了

  为有明天

  为了抖去苦痛和侮辱底重载

  朝阳似地

  绿草似地

  生活会笑

  祖国呵

  你底儿女们

  歌唱在你底大地上面

  战斗在你底大地上面

  喋血在你底大地上面

  

  在卢沟桥

  在南口

  在黄浦江

  在敌人底铁蹄所到的一切地方,

  迎着枪声炮声炸弹声地呼啸声--

  祖国呵

  为了你

  为了你底勇敢的儿女们

  为有明天

  我要尽情地歌唱

  用我底感激

  我底悲愤

  我底热泪

  我底也许迸溅在你底土壤上的活血!

  

  人说无用的笔呵

  把它扔掉好啦。

  然而,祖国呵

  就是当我拿着一把刀

  或者一枝枪

  在丛山茂林中出没有时候罢

  依然要尽情地歌唱

  依然要倾听兄弟们底赤诚的歌唱--

  迎着铁底风暴

  火底风暴

  血底风暴

  歌唱出郁积在心头上的仇火

  歌唱出郁积在心头上的真爱

  也歌唱盘结在你古老的灵魂

  里的一切死渣和污秽

  为了抖掉苦痛和侮辱重载

  为了胜利

  为了自由而幸福的明天

  为了你呵,生我的养我的教给我什么是爱,什么

  是恨的,使我在爱里恨里苦痛的,辗转于苦

  痛里

  但依然

  能够给希望给我力量的

  我底受难的祖国!

  

  

  儿时的湖山

  

  儿时的湖山啊,

  在你底朝霞暮霭中,

  我曾幻想出了多少神秘的境地,

  今朝重见,

  昏昏的太阳躲在晨雾中,

  北风儿凛冽,

  你也惨然,

  我也惨然。

  

  没有了慈母温和的捣衣声,

  已经八年了,

  这一角地生满了荆棘,

  你这个本来无家的浪子啊,

  归来何为!

  

  解放你底灵魂啊,

  要一个赤裸裸的你,

  唤醒你底国魂啊,

  要一个热烘烘的你,

  打倒这世界上庞大的木头神啊,

  要一个雄赳赳的你。

  你有四海为家的浪子啊,

  归来何为!

  

  太阳光现出淡淡的色,

  北风儿凛冽,

  儿时的湖山啊,

  从今后,你只能存在我底回忆里!

  

  19251

  

  

   S

  

  朋友啊,

  在你晶莹的目光照耀里,

  洗净了我底灵魂,

  在你温真的笑容里,

  复活了我底生命。

  在这天地横流中,

  

  心底颤动,

  血底沸腾,

  一霎时而已,

  我已经是幸运的了!

  

  朋友啊,

  莫看天上云,

  为苍狗,

  为河岳,

  它是太容易变了,

  稚弱的你,

  经不起诱惑呀!

  

  朋友啊,

  也不要太信任了那渡头的舟子,

  河水东西流,

  浮云上下游,

  他盲目的生涯,

  怎能指示你前途的风波呀?

  

  天涯海角,

  有颗明星,

  

  朋友啊,

  严霜之夜冷月下,

  我们寻去吧!

  倘若路上的荆棘或瓦砾,

  刺破了我们底皮,

  流出了红热的血,

  

  朋友啊,不要爱惜吧,

  这血的结晶映着日光而闪烁,

  也可以破破这长途的静寂。

  猛兽,悬崖,深渊,

  倘若我们的躯壳解了体,

  

  朋友啊,不要留恋吧,

  在这里,我们曾领略到牺牲的意味,

  后来者也会神感到这一星星的勇气!

  

  天涯海角,

  有颗明星,

  朋友啊,

  捧着颤动的心,

  沸腾的血,

  严霜之夜冷月下,

  我们寻去吧!

  

  19251

  

  

  夕阳之歌

  

  夕阳快要落下了,

  夜雾也快要起了,

  兄弟,我们去罢,

  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

  

  遥空里有一朵微醉的云,

  慈慧地俯瞰着那座林顶,

  林那边无语如镜的池中,

  许在漾着恋梦似的倒影。

  

  穿过那座忧郁的林,

  走完这条荒萋的路,

  兄弟,我们去罢,

  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

  

  林这边只有落叶底沙沙,

  林那边夕阳还没有落下,

  梦这边阴影黑发似地蔓延,

  林那边夕阳正烧红了山巅。

  

  连绵的山尽是连绵,

  可以望个无穷的远,

  夕阳是火犹是红红,

  可以暖暖青春的梦。

  

  去了青春似萎地的花瓣,

  拾不起更穿不成一顶花冠,

  且暖一暖凄凉的昨宵之梦,

  趁着这夕阳的火犹是红红。

  

  夕阳正照着林梢,

  听着我底歌牵我的手,

  兄弟,现在,我们去罢,

  这是一天中最美的时候。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