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何其芳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10:21:47   浏览次数:81

   何其芳(19121977),原名何永芳,重庆万州人。现代诗人、散文家、文学评论家。

  1935年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毕业。1938年,到延安鲁迅艺术学院任教,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革命文艺作了大量拓荒工作。同年,发表作品《生活是多么广阔》《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曾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理事和书记处书记,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文学评论》主编等职,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政协委员,第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出版的诗集有《预言》(1945)、《夜歌》(1945)、《夜歌和白天的歌》(1952)、《何其芳诗全编》(1995)。散文集《画梦录》、《还乡日记》、《星火集》等。文艺论文集《关于现实主义》、《论〈红楼梦〉》、《关于写诗和读诗》、《文学艺术的春天》等。

  

  

  何其芳的诗

  

  

  脚 步

  

  你的脚步常低响在我的记忆中,

  在我深思的心上踏起甜蜜的凄动。

  有如虚阁悬琴,

  久失去了亲切的手指,

  黄昏风过,

  弦弦犹颤着昔日的声息;

  又如白杨的落叶飘在无言的荒郊,

  片片互递的叹息犹似树上的萧萧。

  呵,那是江南的秋夜!

  深秋正梦得酣熟,

  而又清彻,脆薄,

  如不胜你低抑之脚步!

  你是怎样悄悄地扶上曲折的阑干,

  怎样轻捷地跑来,

  楼上一灯守着夜寒,

  带着幼稚的欢欣给我一张稿纸,

  喊着你的新词,

  那第一夜你知道我写诗!

  

  一九三二年五月一日

  

  (原载1932101日《现代》第1卷第6期)

  

  

  昔 年

  

  黄色的佛手柑从伸屈的指间

  放出古旧的淡味的香气;

  红海棠在青苔的阶石的一角开着,

  象静静滴下的秋天的眼泪;

  鱼缸里玲珑水的假山石上,

  翻着普洱草叶背的红色;

  

  小庭著有茶漆色的小圈椅

  曾扶托过我昔年的手臂。

  寂寥的日子也容易从石阑畔

  从踯躅着家雀的瓦檐间轻轻去了,

  不闻一点笑声,一丝叹息。

  

  那迎风开着的小廊的双扉,

  那匍匐上楼的龙钟的木梯,

  和那会作回声的高墙,

  都记得而且能琐细地谈说:

  我是一个太不顽皮的孩子,

  不解以青梅竹马作嬉戏的同伴。

  

  在那古老的落寞的屋子里,

  我亦其一草一木,静静地长,

  静静地青,也许在寂寥里

  也曾开过两三朵白色的花,

  但没有飞鸟的欢快的翅膀。

  

  七月二十一日

  

  (原载193349日成都《社会日报·星期论坛》第11期)

  

  

  罗 衫

  

  我是曾装饰过你一夏季的罗衫,

  如今柔柔地折叠着,和着幽怨。

  襟上留着你嬉游时双桨打起的荷香,

  袖间是你欢乐时的眼泪,慵困时的口脂,

  还有一枝月下锦葵花的影子

  是在你合眼时偷偷映到胸前的。

  眉眉,当秋天暖暖的阳光照进你房里,

  你不打开衣箱,检点你昔日的衣裳吗?

  我想再听你的声音。再向我说:

  “日子又快要渐渐地暖和。”

  我将忘记快来的是冰与雪的冬天,

  永远不信你甜蜜的声音是欺骗。

  

  九月十五日

  

  (原载19335月《西湖文苑》第1卷第1期)

  

  

  柏 林

  

  日光在蓖麻树上的大叶上。

  七里蜂巢栖在土地祠里。

  我这与影竞走者

  逐巨大的圆环归来,

  始知时间静止。

  

  但青草上,何处是

  追逐蟋蟀的鸣声的短手膀?

  何处是我孩提时游伴的欢呼

  直升上树杪的蓝天?

  这童年的阔大的王国

  在我带异乡尘土的脚下

  可悲泣地小。

  

  沙漠中行人以杯水为珍。

  弄舟者愁怨桨外的白浪。

  我昔自以为有一片乐土,

  藏之记忆里最幽暗的角隅。

  从此始感到成人的寂寞,

  更喜欢梦中道路的迷离。

  

  一九三三年秋天

  

  (原载193312月《每周文艺》第1期)

  

  

  月 下

  

  今宵准有银色的梦了,

  如白鸽展开沐浴的双翅,

  如素莲从水影里坠下的花瓣,

  如从琉璃似的梧桐叶

  流到积霜的瓦上的秋声。

  

  但眉眉,你那里也有这银色的月波吗?

  即有,怕也结成玲珑的冰了。

  梦纵如一只顺风的船,

  能驶到冻结的夜里去吗?

  

  十月十一日

  

  (原题《关山月》。选自《汉园集》,19363月,商务印书馆)

  

  

  休洗红

  

  寂寞的砧声撒满寒塘,

  澄清的古波如被捣而轻颤。

  我慵慵的手臂欲垂下了。

  能从这金碧里拾起什么呢?

  

  春的踪迹,欢笑的影子,

  在罗衣的褪色里无声偷逝。

  频浣洗于日光与风雨,

  粉红的梦不一样浅褪吗?

  

  我杵我石,冷的秋光来了。

  它的足濯在冰样的水里,

  而又践履着板桥上的白霜。

  我的影子照得打寒噤了。

  十月二十六日

  

  (选自《汉园集》,19363月,商务印书馆)

  

  

  梦 歌

  

  吩咐溢流的月华涤清你的行程,

  夜的胸怀为你的步履起伏得更柔美,

  你裙带卷着满空的微风与轻云,

  流水屏息倾听你泠泠的环佩。

  你修曼的丝发纷披着金色的群星,

  如满架紫藤垂着璀璨的花朵,

  那清辉照亮了人间每粒合眼的灵魂,

  每颗心都开着,期待你抚慰的低歌。

  梦呵,用你的樱唇吹起深邃的箫声,

  那仙音将展开一条兰花的幽路,

  满径散着红艳的蔷薇的落英,

  青草间缀着碎圆的细语的珠露。

  我的裸足微颤于盈盈不尽的奇遇,

  欲伫又行的惴惧轻失了沿途的清新,

  如慵的双臂垂着沉沉的惊异:

  不能环抱无边的温柔,流着的欢欣。

  密林的绿叶滴下令人酥醉的芳馨,

  但饮干这杯杯灵酒呵我更清醒,

  绿苔空平陈着诱人轻睡的锦茵,

  还有更灵奇的林外在前招引。

  白石的长堤伸直的静卧,

  听着我的足音渐近竟不微惊。

  说着什么甜蜜呵睡在它身侧的柔波,

  可能语我王子的吻,仙女的漆睛?

  我知最后等着的是一泓空莹,

  你澄清的银镜照彻了我的心隐。

  我觉到你的幽冷已俗没了我全身,

  虽说你拥抱着的仅我痴凝的瘦影。

  我觉到红茎的荇藻已抚着我两臂,

  是什么媚香流泛在你皓洁的胸怀?

  我真甘愿化作柔柔的一滴清水,

  在你无边的蜜吻里深深安埋。

  

  九月十七日

  

  (选自《刻意集》,193810月,文化生活出版社)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我歌唱早晨,

  我歌唱希望,

  我歌唱那些属于未来的事物,

  我歌唱正在生长的力量。

  我的歌呵,

  你飞吧,

  飞到年轻人的心中,

  去找你停留的地方。

  所有使我象草一样

  颤抖过的快乐或者好的思想,

  都变成声音飞到四方八面去吧,

  不管它象一阵微风

  或者一片阳光。

  轻轻地从我琴弦上

  失掉了成年的忧伤,

  我重新变得年轻了,

  我的血流得很快,

  对于生活,

  我又充满了梦想,

  充满了渴望。

  

  (原载19411115日桂林《力报·半月文艺》)

  

  







上一篇:李广田    下一篇:胡风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