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现代诗库>> 现代诗库>> 文章列表

李金发

作者:诗人档案   发布时间:2017-05-29 09:41:52   浏览次数:71

     李金发(1900-1976),原名李淑良,广东梅州市梅县区人。早年就读于香港圣约瑟中学,后至上海入南洋中学留法预备班。1919年赴法勤工俭学,1921年就读于第戎美术专门学校和巴黎帝国美术学校,在法国象征派诗歌特别是波特莱尔《恶之花》的影响下,开始创作格调怪异的诗歌,在中国新诗坛引起一阵骚动,被称之为“诗怪”,成为我国第一个象征主义诗人。

  1925年初,他应上海美专校长刘海粟邀请,回国执教,同年加入文学研究会,并为<小说月报>、《新女性》撰稿。1927年秋,任中央大中秘书。1928年任杭州国立艺术院雕塑系主任,创办《美育》杂志。后赴广州任职于广州美术学院,1936年任该校校长。

  上世纪40年代后期,几次出任外交官员,远在国外,后移居美国纽约,1976年病逝于美国纽约长岛寓所。

  

  在法国象征派诗歌特别是波德莱尔《恶之花》的影响下,开始创作格调奇异的象征体诗歌,1923年初春在柏林完成《微雨》和《食客与凶年》的诗稿,同年秋天又写了《为幸福而歌》。192511月,《微雨》出版,之后另外两部诗集也相继出版,奠定了他作为中国现代象征诗创始者的地位。1941年将其近年的散文及诗作编成《异国情调》出版。

  

  

  李金发的诗

  

  

  

  温柔

  

  一

  你明彻的笑来往在微风里,

  并灿烂在园里的花枝上。

  记取你所爱的裙裾般的草色,

  现为忠实之春天的呼唤而憔悴了。

  

  最欺人的,是一切过去。

  她给我们心灵里一个震动,

  从无真实的帮助与劝慰;

  如四月的秋风,仅括去肌肤上的幽怨。

  

  虽大自然与你一齐谄笑,

  但我不可窥之命运的流,

  如春泉般点滴,

  到黄沙之漠而终消失!

  

  我与你的灵魂,虽能产生上帝,

  但在晨光里我总懊悔这情爱。

  呵,你夜间之芳香与摸索。

  销灭我一切生命之火焰。

  

  你跣足行来,在神秘之门限上,

  我们何时才能认识

  你的力,爱,美丽与技巧,

  将长潋滟在垂柳之堤下。

  

  四

  我以冒昧的指尖,

  感到你肌肤的暖气,

  小鹿在林里失路,

  仅有死叶之声息。

  

  你低微的声息,

  叫喊在我荒凉的心里,

  我,一切之征服者,

  折毁了盾与矛。

  

  你“眼角留情”,

  像屠夫的宰杀之预示;

  唇儿么?何消说!

  我宁相信你的臂儿。

  

  我相信神话的荒谬,

  不信妇女多情。

  (我本不惯比较)

  但你确象小说里的牧人。

  

  我奏尽音乐之声,

  无以悦你耳;

  染了一切颜色,

  无以描你的美丽。

  

  

  弃 妇

  

  长发披遍两眼之前,

  遂隔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

  与鲜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

  越此短墙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

  如荒野狂风怒号:

  战栗了无数游牧。

  

  靠一根草儿,与上帝之灵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唯游蜂之脑能深印着;

  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

  然后随红叶而俱去。

  

  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

  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

  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

  长染在游鸦之羽,

  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

  静听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侧,

  永无热泪,

  点滴在草地

  为世界之装饰。

  

  

  时之表现

  

  一

  

  风与雨在海洋里,

  野鹿死在我心里。

  看,秋梦展翼去了,

  空存这委靡之魂。

  

  二

  

  我追寻抛弃之意欲,

  我伤感变色之樱唇。

  呵,阴黑之草地里,

  明月收拾我们之沈静。

  

  三

  

  在爱情之故宫,

  我们之Noces倒病了,

  取残弃之短烛来,

  黄昏太弥漫田野。

  

  四

  

  我此刻需要什 ?

  如畏阳光曝死!

  去,园门已开了栅,

  游蜂穿翼鞋来了。

  

  五

  

  我等候梦儿醒来,

  我等觉儿安睡,

  你眼泪在我瞳里,

  遂无力观察往昔。

  

  六

  

  你傍著雪儿思春,

  我在衰草里听鸣蝉,

  我们的生命太枯萎,

  如牲口践踏之稻田。

  

  七

  

  我唱无韵的民歌,

  但我心儿打著拍,

  寄你的哀怨在我胸膛来,

  将得到疗治的方法。

  

  八

  

  在阴处的睡莲,

  不明白日月的光耀,

  打桨到横塘去,

  教他认识人间一点爱。

  

  九

  

  我们之Souvenirs

  在荒郊寻觅归路。

  

  

  里昂车中

  

  细弱的灯光凄清地照遍一切,

  使其粉红的小臂,变成灰白。

  软帽的影儿,遮住她们的脸孔,

  如同月在云里消失!

  

  朦胧的世界之影,

  在不可勾留的片刻中,

  远离了我们,

  毫不思索。

  

  山谷的疲乏惟有月的余光,

  和长条之摇曳,

  使其深睡。

  草地的浅绿,照耀在杜鹃的羽上;

  车轮的闹声,撕碎一切沉寂;

  远市的灯光闪耀在小窗之口,

  惟无力显露倦睡人的小颊,

  和深沉在心之底的烦闷。

  

  呵,无情之夜气,

  蜷伏了我的羽翼。

  细流之鸣声,

  与行云之飘泊,

  长使我的金发退色么?

  

  在不认识的远处,

  月儿似钩心斗角的遍照,

  万人欢笑,

  万人悲哭,

  同躲在一具儿,--模糊的黑影

  辨不出是鲜血,

  是流萤!

  

  

  夜之歌

  

  我们散步在死草上,

  悲愤纠缠在膝下。

  

  粉红之记忆,

  如道旁朽兽,发出奇臭,

  

  遍布在小城里,

  扰醒了无数的甜睡。

  

  我已破之心轮,

  永转动在泥污下。

  

  不可辨之辙迹,

  惟温爱之影长印着。

  

  噫吁!数千年如一日之月色,

  终久明白我的的想象,

  

  任我在世界之一角,

  你必把我的影儿倒映在无味之沙石上。

  

  但这不变之反照,衬出屋后之深黑,

  亦太机械而可笑了。

  

  大神!起你的铁锚,

  我烦厌诸生物之污气。

  

  疾步之足音,

  扰乱心琴之悠扬。

  

  神奇之年岁,

  我将食园中香草而了之;

  

  彼人已失其心,

  混杂在行商之首而远走。

  

  大家辜负,

  留下静寂之仇视。

  

  任"海誓山盟"

  "桥溪人语"

  

  你总把灵魂儿,

  遮住可怖之岩穴,

  

  或一齐老死于沟壑

  如落魄之豪士

  

  但我们之躯体,

  既遍染硝磺。

  

  枯老之池沼里,

  终能得一休息之藏所么?

  

  

  寒夜之幻觉

  

  窗外之夜色,染蓝了孤客之心。

  更有不可拒之冷气,欲裂碎

  一切空间之留存与心头之勇气。

  我靠着两肘正欲执笔直写,

  忽而心儿跳荡,两膝战栗,

  耳后万众杂沓之声

  似商人曳货物而走,

  又如猫犬争执在短墙下,

  巴黎亦枯瘦了,可望见之寺塔

  悉高插空际。

  如死神之手,

  Seine河之水,奔腾在门下。

  泛着无数人尸与牲畜,

  摆渡的人,

  亦张皇失措。

  我忽而站在小道上,

  两手为人兽引着,

  亦自觉既得终身担保人,

  毫不骇异

  随吾后的人,

  悉望着我足迹而来。

  将进园门,

  可望见巍峨之宫室,

  忽觉人兽之手如此之冷,

  我遂骇倒在地板上,

  眼儿闭着,

  四肢僵冷如寒夜。

  

  

  在淡死的灰里......

  

  在淡死的灰里,

  可寻出当年的火焰,

  惟过去之萧条,

  不能给人温暖之摸索。

  

  如海浪把我躯体载去,

  仅存留我的名字在你心里,

  切勿懊悔这丧失,

  我终将搁止于你住的海岸上。

  

  若忘却我的呼唤,

  你将无痛哭的种子,

  若忧闷堆满了四壁,

  可到我心里的隙地来。

  

  我欲稳睡在裸体的新月之旁,

  偏怕星儿如晨鸡般呼唤;

  我欲细语对你说爱,

  奈那R的喉音又使我舌儿生强。

  

  

  琴的哀

  

  微雨溅湿帘幕,

  正是溅湿我的心。

  不相干的风,

  踱过窗儿作响,

  把我的琴声,

  也震得不成音了!

  

  奏到最高音的时候,

  似乎预示人生的美满。

  露不出日光的天空,

  白云正摇荡着,

  我的期望将太阳般露出来。

  

  我的一切的忧愁,

  无端的恐怖,

  她们并不能了解呵。

  我若走到原野上时,

        琴声定是中止,或柔弱地继续着。







上一篇:穆旦    下一篇:废名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