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新婉约诗派>> 新婉约诗派>> 文章列表

关石的诗

作者:诗歌库   发布时间:2017-04-06 18:44:38   浏览次数:125

  关石的诗

  

  关石,本名潘奇辉、男、1969__,山东青岛人。创办新婉约诗社及太阳诗刊(民刊)。“新婉约派诗歌”发起及倡导者。《关石诗选》获2010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创作年会诗歌一等奖。有诗集《复活,或以笔为杖》。《星星》诗刊公益编辑。

  

  

  童年

  

  翻开童年

  是挂在西天

  夕阳下

  一幅水墨

  含烟

  

  阖上晨昏

  是蒿草西风中

  母亲在茔上

  轻声

  唤我

  

  春梦

  

  幽梦如花

  恰蝴蝶,艳舞朝阳

  像春蚕咀嚼着桑叶

  耳鬓厮磨的,呓语

  

  悉悉索索

  悉悉索索

  ——

  

  窗外下着雨

  雨里站着你

  

  花瓣

  

  我把寂寞

  锁进我的花园

  却无意丢给春天

  我把满怀柔情

  裁剪成千丝万缕

  却不想惹来

  秋雨涟涟

  

  一个人独处无言

  不去想阑干倚遍

  一个人欲哭无泪

  不去看衰草连天

  

  我把一颗真心落在路边

  却不曾想被风扯成

  一地花瓣

  

  

  

  那时候

  你说我是你心上的一根弦

  弹得三春里桃花细雨般经风浪漫

  浪漫还似多情多情又似伤感

  一分知己

  两分红颜

  

  这时候

  我看你像我眼中的一条船

  弄得夕阳下一帘秋幕

  遮水又含烟

  含烟也似梦萦

  梦萦似还魂牵

  一朝分袂

  两地青山

  

  摹写的七月

  

  七月是一棵浓荫遮蔽的橡树

  树底下的长椅上坐着哀怨的

  悲泣的怨妇

  

  七月是一位风姿绰约的女子

  烟波浩渺的绿波上娉婷婀娜

  如净莲初荷

  

  七月是一段突如其来的伤情

  是黄昏时候忽来的一阵骤风

  蓦然泪如雨

  

  写意

  

  你是我平铺直述的一个截面

  简约的一点,婉约的那一线

  

  构图中,你是一连串的符号

  逗号,句号,破折号,最后

  竟而然,润一抹郁郁的感叹

  

  临春兰,夏荷,秋菊,冬梅

  你是轻匀的墨染,浓淡干枯

  嫩芽,老叶,也或一剪苦寒

  

  夜晚,孤灯,你是风摹写的

  一弦清韵,冷幽的一隅呜咽

  渲染两行花青色的,南飞雁

 

  禅

  

  忘掉自己的名字

  让它遗失和离索

  在路上,流浪。浪迹天涯,沼泽

  远山湖泊

  

  忘掉自己的饥渴

  杀死自己的疼痛

  让它流血,牺牲。干枯,成为柴

  献身烈火

  

  忘掉自己的存在

  要使它无足轻重

  成为云雨,和冰雪。在春天消融

  汇流成河

  

  2012-4-18

  

  后记:“我们来到世界的那一刻就已既定了死亡。我们从死亡获得讯息,新生和希望。

  

  三月的满月

  

  叶芝,三月的满月洁白如纸

  我不能把自己的名字写上

  

  虽然,我老了

  十字架上的玫瑰同样会刺痛我的心脏

  那些死灰复燃的东西我们可否称之为理想?

  (哦,我们老了,不谈理想)

  

  那我们说说彻夜未眠

  听听那支古老永恒的夜歌?

  

  是的,我已老矣

  佝偻的躯体承载不了巨人的梦想

  血脉澎湃,却无法绵延长江的长

  

  他们认为,我老了

  该褪去诗人的布衫,去行乞,流浪

  他们说我应该饿死在路上

  

  群氓将我踩在脚下

  用唾沫尿液污辱我的身体

  但我,还要放声歌唱

  (你说,正直良善会沦丧为痴妄?)

  

  叶芝,三月的满月很纯洁

  是干净纯粹的少女,她是诗

  谁会用肮脏的语言去玷污她

  

  2013-3-27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