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当前位置:首 页 >> 百家杂谈>> 百家杂谈>> 文章列表

论时代精神(之一)

作者:梦蜺   发布时间:2011-01-16 00:36:52   浏览次数:1250

  论时代精神(之一)
  
  
  聆听时代的声音
  ——新纪元诗人协会第一次会议讲稿篇
  
  你是谁?我是谁?你的灵魂是谁?我的灵魂是谁?我们时代的灵魂是谁?我们时代的精神是谁?……。亲爱的新纪元诗人们,亲爱的诗之歌者们,亲爱的自由的灵魂们,亲爱的时代精神革命勇士们……。
  此刻——,我们不是一个人,我们从来就不是一个人,我们从来就不只是一个人。不是吗?勇士们,阳光底下我们从来就不孤独。
  我们唱着高亢的歌,舞着轻松的舞。我们一直与灵魂同行,一直和战友战斗。对那些在阳光里熟睡的人,我们也乐意报以笑容。
  对那些伸出的手,我们也乐意施予。可是——,谁说那手不是在迎接阳光?
  那么,勇士们,我们还能做什么呢?只是给予时代精神一个理性的命题?只是给予一个神圣的肯定?还是非得只是给予让子弹飞一会儿的过程?……。
  勇士们,听——
  我们的时代也在聆听,谁——?谁会是第一个在言语里诞生的人?谁会是第一个在光影里诞生的人?
  
  一.我们时代:
  有人这样说:
  这是一个我爸是李刚的年代,这是一个凤姐是新娘的年代,这是一个没有香车你就非诚勿扰的年代,这是一个没有脱光你就非礼勿看的年代,这是一个莫谈诗歌谈春哥的年代,这是一个莫谈红学谈学红的年代。他们也疑惑:“历史?历史是哪‘门’子事件?”
  有人这样说:
  这是一个人让我楼跌我让楼跌人的年代,这是一个给我一个鸡蛋我让市场混乱的年代,这是一个世界一场风暴我让金融疯掉的年代,这是一个多机器撤人而少人才契机的时代。他们也遗憾:“时代?莫非梦工厂也生产了贱货?”
  时代这样说:
  你他妈把嘴给老子擦干净——,大家都是文明人!
  
  勇士们,莫非你的灵魂也有这样疑惑: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没有干净的事物喂饱我饥饿的肚子?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简单的幸福吊动我健康的胃口?难道这个时代已经没有清新的空气治疗我呼吸的疼痛?我会因为醉酒恶心而呕吐么?我会因为吸毒而施行自杀么?
  或者,死在荡妇的梦里可比死在女人的眼里更幸福?或者,活在活人的口里可比活在死人的坟墓更悲恸?或者干脆说:灵魂?这是啥子?只是魔鬼的一个微笑,只是上帝的一个哭诉?干脆滚蛋——。
  勇士们,我们活着,不是吗?我们是因为太爱我们的敌人而乐享幸福的吗?还是,太惧怕自我的死亡而逃逸时代的感受?勇士们,甚至那些在意识里已经被物质强化的囚徒,莫非非得使用鞭子比使用食物才能让他们叫得更凶?——
  
  二.时代声音
  时代这样说:给我一支经济的杠杠,我能撬翻整个儿无限宇宙。
  上大学的理由:为了时代的“认可”。
  不上学的理由:没有“认可”专业。
  当医生的理由:有钱是病,没钱是病魔。
  当商人的理由:有这样一个产品,它叫做时代。
  当老师的理由:有这样一个时代,它需要教育。
  当政客的理由:以雷人之说还雷人之语。
  ……
  有一天,魔鬼对上帝这样说:“我的上帝,咱们去世间活动活动?”答:“给个理由先!”。
  
  勇士们,我们活着,活着——,我们无时无刻都活在精神时代的控诉里,也必将活在精神时代的召唤中,也许我们可能不是光的使者,但我们绝不做光的罪人,因为——,于光中降生的人应享有崭新的文明和大地!
  而这些,亲爱的勇士们,这些——,我相信是一个富有精神使命感的时代所能给予和拥有的。
  
  2011.1.15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