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时间是:
中国新纪元诗人协会、新婉约诗社的创办宗旨是“联络诗人、团结诗人、服务诗人、繁荣诗歌”
当前位置:首 页 >> 百家杂谈>> 百家杂谈>> 文章列表

诗歌在本质性和历史性之间的艰难抉择

作者:石广田   发布时间:2011-01-06 14:54:29   浏览次数:586

  在哲学层面上,任何事物都存在本质性和历史性结构,诗歌也不例外。如果我们将诗歌目前存在的诸多问题放到这个哲学层面上进行分析,我们将会发现比较清晰的发生根源,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把握诗歌的未来走向趋势。
  
  在讨论这个问题前,先引述两个概念(《论西方现代哲学的两大难题》作者:张法):
  
  本质主义相信任何事物后面都有一个本质,因此,面对事物,首先通过一套方式找出本质(从权威理论那里获得,也可以自己从实践中总结出来),本质找到了,事物就被认识了,被把握了,面对同类的事物都可以用这一事物的本质进行说明。本质,就是理念,就是定义,就是最后的根据,就是用归纳法归纳出来的规律,就是演绎法进行演绎时的那个大前提,也就是进行逻辑分析的那个逻辑,也就是总体主义的总体性。
  
  历史主义在面对具体事物时,强调具体事物的具体性,这一具体性是不能由一个超越具体性或后于具体性的公理性的本质来决定的。用哲学的语言来说,当面对一个具体的事物或历史时,不是(抽象的)本质决定(具体的)存在(事物的存在或历史的存在),而是(具体的)存在决定(自己的)本质;这一由(具体的)存在所形成的(自己的)本质,也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随着具体时空的变化而变化的,不断地转变自己的本质;这一能够不断变化的本质,实质上已经不是本质主义意义上的那个不变的本质,而只是在一定时空中相对稳定的“性质”,如果用本质主义的本质来衡量,那么,这已经意味着没有本质,只有事物的具体性本身。
  
  那么,诗歌的本质性是什么?历史性又是什么呢?我觉得,可以用两个字进行概括:诗歌的本质性是“俗(易)”,历史性是“雅(难)”。这些问题我们可以从诗歌的起源和发展进行探究。人们对诗歌起源的一般认识(定义)是诗歌起源于上古的社会生活,因劳动生产、两性相恋、原始宗教等而产生的一种有韵律、富有感情色彩的语言形式。《尚书·虞书》:“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礼记·乐记》:“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早期,诗、歌与乐、舞是合为一体的。诗即歌词,在实际表演中总是配合音乐、舞蹈而歌唱,后来诗、歌、乐、舞各自发展,独立成体,诗与歌统称诗歌。诗歌发展在外在形式上经历了《诗经》、《楚辞》、汉赋、汉乐府诗、建安诗歌、魏晋南北朝民歌、唐诗、宋词、元曲、明清诗歌、现代诗的发展历程。自唐以后至今,格律诗兴起,律诗格律极严,篇有定句(除排律外),句有定字,韵有定位(押韵位置固定),字有定声(诗中各字的平仄声调固定),联有定对(律诗中间两联必须对仗)。另外,诗歌在内容上还上升到了“文以载道”的高度,在功能上还上升到了教化的高度。从以上诗歌的起源和发展我们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在现代诗歌产生以前的诗歌由“俗(易)”到“雅(难)”的转变过程。由此,我们也可以粗浅地认为,现代诗歌其实是诗歌“俗(易)”的本质性的回归,它降低了流传至今并被许多人尊崇的古代格律诗的难度,对诗歌的发展和普及有着巨大的贡献。
  
  诗歌的难度降低后,问题也就纷沓至来了。主要有两大问题:一是从形式上很多现代诗歌放弃了诗歌原来定义的“有韵律”。这个问题实际上来源于作者对文字的驾驭能力,在写作时找不到有着连续韵律的字词进行创作,或者是采取“韵律可能伤害诗歌本意”等理由为自己开脱,或者是对诗歌“有韵律”本质性的刻意回避。往深层次讲就是许多诗歌创作者缺乏应有的诗歌写作基础训练。因为古代文人从小就接受“对对子”等基础训练,一般都有着深厚的诗歌写作基本功底,而现代的许多诗歌爱好者大多都是半路“出家”,边打基础边进行创作,是从模仿(临摹)开始进行诗歌创作的。二是许多现代诗歌放弃了诗歌历史上的“文以载道”及教化功能。目前许多现代诗歌也在不断加入到纯粹的娱乐功能区里,这是一种“诗言志”的本质回归,即我想讲什么讲什么、想怎么讲就怎么讲,自由自在地表达自己对世界、社会和人生的感受(志),自娱自乐。与诗歌的那些历史性定义相比较,其实是一种“矮化”和“小化”,这也是许多真正的诗人所最担忧的问题之一。
  
  面对这些问题,我们是否需要在现阶段重新定义诗歌呢?从以上两个问题我们可以看出,许多现代诗歌在本质性上已经不是完全意义上的“诗言志,歌咏言,声依永,律和声”了,在历史性上也正在逐步丧失“文以载道”及教化功能,重新定义和不重新定义,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诗歌的本质性和历史性正在纠结不清。因为我们已经无法用诗歌原有的本质性来阐述诗歌现实的历史性,也无法用诗歌原有的历史性来解构诗歌的本质性。在我们试图用诗歌的本质性来看待现代诗歌的时候,许多诗歌已经算不上诗歌;在我们用诗歌的历史性来看待现代诗歌的时候,许多诗歌也算不上诗歌。但是,人们对现代诗歌的认识就是这样,也是按现时的套路进行创作的。因此,许多现代诗歌无法被原有认知诗歌本质性和历史性的普通大众所接受,“边缘化”随之而来了。如果我们重新定义诗歌,诗歌将无法被现实接受;如果我们不重新定义诗歌,现实的许多诗歌就不是诗歌。哲学就是这样,在现实面前必须发展才能涵盖更多表象背后的本质,只有从现实出发才能阐明历史的存在原因。
  
  以上是笔者的一些浅显思考,但希望读到本文的您也能够站在哲学的层面来观察一下现代诗歌,也许,您的发现会比我多得多,也深刻的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Copyright ©2018    新婉约诗社 | 太阳诗刊 | 新纪元诗人协会 All Right Reserved.

技术支持:自助建站 | 领地网站建设 |短信接口 版权所有 © 2005-2018 lingw.net.粤ICP备16125321号 -5